《明報》專欄:從烏干達學習復和

一年一度,來自烏干達的兒童合唱團Watoto在剛過去的11至12月再次來港。很多學校、教會及社區中心也會邀請這班非洲孤兒表演,讓孩子的喜樂及生命感染觀眾,亦好叫嬌生慣養的香港孩子,明白物質其實得來不易,應學習珍惜眼前所有的一切。

但2019年11月的香港,一切變得與過往不同。香港很多主要交通在11月癱瘓了;學校在11月停課了;晚上的香港變得非常不適合家長帶兒童外出了;預定的演唱會因社會情况臨時取消了。因上述看似以往不可能在香港出現的狀况,讓Watoto孩子原定分散寄住在本港不同家庭的計劃,也得改為集體住在青年營舍中。本來在Watoto不需要表演的日子,都會由本地照顧家庭的父母,帶非洲孩子及港孩,一起到不同地方遊玩,讓他們有不同文化的經歷。可惜因為今次要住在青年營舍,只能讓他們留在營舍中打籃球,加上多晚的表演突然取消,使他們悶在營舍很多天。

悉心安排 非洲香港孩子交流

筆者知悉這個情况,馬上與學校的家長義工作出急切彈性的安排。家長義工在非洲孩子不需要表演,以及社會情况較安穩的日子,在放學後,駕車到指定地點,分批接送所有非洲孩子到自己家裏吃晚飯,直至晚上8時左右,再把孩子送回營舍。這樣做,一方面不影響香港及非洲孩子的休息時間,好讓彼此可以應付隔天的學習及表演,但同時亦可讓兩地不同文化背景的孩子互相交流。

筆者和義工家長,為了這幾晚的安排,舟車勞頓,真的只為了讓孩子學會珍惜食物而已?

其實香港的家長及教育工作者,真的非常值得從烏干達中學習「復和」。從1962年獨立後到1986年間,烏干達一共歷經了10位總統,其間多場內戰,死亡人數過百萬;20多年前的烏干達,有使用巫術的獨裁者,公然獻活人祭;烏干達愛滋病人口的比例在最高峰時達34%,聯合國衛生組織甚至一度公告,烏干達是全球被愛滋病影響最嚴重的國家。是什麼能驅使烏干達停止內戰?是什麼使今天烏干達的愛滋病人口比例大幅下降?是什麼使今天烏干達經濟開始蓬勃發展,能在非洲發達經濟國家中排名第二位?當然,要復和一個國家,是一件非常艱巨而又複雜的事情,但值得我們思考的,是「仇恨」能推動這一切?還是「愛與寬恕」?

「黑暗不能驅除黑暗」

作為教育工作者或家長,我們的角色是教好孩子,讓他們進入下一個時代,我們是城巿中對未來的最後守望者。如果我們不用「愛」、「關懷」與「寬恕」來教育孩子,我們的下一代只會用「恨」來解決問題。馬丁路德金的一句說得正好:「黑暗不能驅除黑暗,只有光明可以做到;仇恨不能驅除仇恨,只有愛可以做到。」

轉載自:2020-01-7 《明報》從烏干達學習復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