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a News

  今學年,德萃的教育團隊再添一名教育界猛人。前優才校長陳家偉博士(Dr Chan)擔任德萃幼小中教育總監(全人發展),夥拍德萃幼稚園及小學部總校長 朱子穎推動品德教育。未知他們又會在德萃擦出甚麼火花呢? 德萃幼稚園及小學部總校長 朱子穎 (左),德萃幼小中教育總監(全人發展)陳家偉博士 (右)。 今日來到位於鑽石山的神召會德萃書院(小學部),今學年正式開課,暫開辦小一至小四課程。 訪問清早,日光乍現,街上人煙稀少零落。遠處卻看到校門外有身影迎接學生。原來他是 Dr Chan(右)!每有學生抵校,他均會上前打招呼,且慰問所需。然後使同學列隊,有秩序地進校。 隨同學隊尾,已聽到悠悠樂聲。仔細看,朱校長一手彈起結他,曾副校以鼓木箱打拍子,再由老師唱出學校去年匯演的主題曲《Together, We Shine》,耳熟能詳,難怪經過的同學都忍不住和唱、拍手附和了! 走到最前身教 影響學生品行 「我跟 Dr Chan 每日會站在門口等學生,跟迎面而來的學生打招呼。不用罵:『你不打招呼我就罰你企』,他們好自然會學懂跟老師,甚至路人打招呼。」朱校長分享心得。 Dr Chan 十分認同身教式教育。「以前很多小朋友連校長姓甚名誰都不知道,因為上一代校長長待在校長室,很少走出來,更莫說是幫學生開車門。但那些時間已過去了,做校長不能遠離群眾。」他揚言即使有人無人自己都會「Stand there」,因為他想睇第一眼看學生有沒有事,開不開心。想好好教導小朋友,師生關係好是第一步。 說到親近學生,Dr Chan 點名讚朱校長做得很好,「他有個好處,天生有幽默感。如果四平八穩的男人別人不喜歡,很悶,但他樂於跟小朋友分享打機、駕車、知識等事。」 本來學校開課前都會有早會,但因疫情限聚下,早會取消了。為了提高師生的凝聚力,朱校長忽發奇想,不如趁早上、小息時段,三間小學同步舉辦 Busking。「我們就隨心拿起結他,木箱鼓、琴,就彈了。唱歌不只是好聽悅目,更是帶動表演者。疫情下不用言語就可以交流,用節奏交流,助提升凝聚力。」 朱校長指,「 好多人都說你是校長,怎麼會拿結他仔出來,你又不是教音樂。但我覺得這是一種陪伴、關係的建立。」的確,小朋友對朱校長毫不陌生,均會主動問好。 他們認為學好德育,不會抄寫四次仁愛就變得仁愛,反而是大人如何反映自己的生命給小朋友看。「每日上課前,學校會有一個身教式寧靜閱讀時間,這段時間,老師不是忙着收功課,不是看兒童書,而是看合乎自己年齡的書。」 Dr Chan x 朱校長拍住上 德育融入課程 今次 Dr Chan,跟朱校長是首次合作,二人「互笠高帽」。 「有了 Dr Chan 加入,無論推動學與教,背後團隊有很強大的陣容。如何將德育複雜的元素融入,有不同課程的結合。」簡單至如二年級中文有一課書,一篇有關親人的描寫文。小朋友透過完成該課作業,明白及實踐關心身邊人。 另外,有一個活動叫 Super SH Super Hero。每一個月有一個主題,如堅毅、關愛、尊重等,小朋友透過這些主題活動,去取得主題分數。還有藉參與獎勵計劃,帶動小朋友願意服務,及幫助他人。 
Read more
當你步出家門,踏足街道,必然會見到交通燈。交通燈的角色很重要,不論行人、司機,都需要依靠它的指示,來幫忙橫過馬路或行車。但可有想過,昔日香港還未有交通燈的時候,人們是怎樣生活的呢?   100年前的香港,車輛流量不多,交通不算繁忙,要管理交通,最簡單的,便是以人手方式處理。在1920年代,交通警以手杖及手號來指揮較繁忙的十字路口的汽車往來。後來,為免交通警日曬雨淋,於是設立交通亭,讓交通警可站在亭上指揮交通。隨着科技的進步,到了1950年代,小部分的交通亭增設了由人手操作的燈號,交通警可按當時的路面情况按動不同的燈號。雖然科技優化了交通亭,但在那個年代,交通警對路面管理的智慧及經驗,仍然是每個交通指揮點的核心。 時代巨輪一轉,到了香港的1960年代,所有交通亭已完全被全自動、不經人手操作的交通燈全面取代,交通亭在香港的歷史任務正式告終。這批電腦控制的交通燈,24小時運作,不需要進食,不需要去洗手間,不需要輪班,也不需要休息,基本上並不會犯上任何人為的失誤。那麼,過去40年一直在交通亭上付上了自己一生青春、盡心盡力為香港市民指揮交通的交通警,有天赫然發現自己的專業,竟被一條交通燈柱所取代,究竟他們會否抱怨科技奪取了人的工作?還是會不停反駁新科技不及人手的好呢? 人類經驗智慧 融入科技 了解過交通燈的歷史,不妨又看看今天教育與時代新常態的關係。經過這次世紀疫症,相信香港每個家長及教師,也經驗過何謂停課不停學,學生如何利用科技在家中遙距學習、進行活動。如今應用資訊科技在教學上,已經與「新常態」這個名詞混為一談。很多人都認為,教育新常態,就是指把平板電腦、不同的網上平台及系統應用於學生之上,把教育變革推在科技的尖端。 經過10個月來全港大規模的線上學習後,我深信教師和家長都會發覺,單單把教育放在科技上,並不是今天孩子所需要的,這樣發展下去,我們的孩子就像當年手動控制交通信號的交通警,當有更先進的自動化科技出現時,我們的下一代便會被取代。事實上,今天時代所需要的,並不是眼前最新的科技,而是要發揮人類智慧及經驗的傳承。像今天的交通燈,其實是把交通警對交通管理的敏銳及經驗,轉化成程式,編進整個香港城市每一條交通燈的程式裏,讓各交通燈能自動指揮交通,促使香港能成為一個更安全的城市。 今天,香港街道上已經找不到任何的交通亭,只有在香港山頂甘道的警隊博物館內才可以看到。或許在50年之後的歷史博物館中,也會放置一些2020年疫情下,香港學生利用平板電腦在家中上Zoom課的展品,來紀念這個年代的香港。但不管時代怎變遷,「教育」其中一項重要的功能,就是「承先啟後」,就讓我們一起努力,與孩子一起創造更美好的將來。 文:朱子穎(德萃幼稚園部及小學部總校長) 轉載自:2020-10-20《明報》專欄 交通燈的出現
Read more
外國在家自學(homeschooling)學童,不少透過線上學習補足學術知識,線上學校(Online School)是其中一項熱門選擇,學生能按興趣、能力調整步伐上課。德萃幼稚園及德萃小學總校長朱子穎趁疫情引入Online School概念,與實體學校互不取替,反而兼容並蓄,成為教學新常態。 網課無遠弗屆,不受時差、地域所限,外國的線上學校(online school)是在家自學(Homeschooling)學習庫,學生按個人興趣、能力揀適合課程。 朱子穎指,線上學校可創造新價值,在疫情下發揮學校功能,「怎樣令Online School傳授知識方面做得更好?怎樣可培養態度,以及保持與同學的交流?若果做得好,不單是疫情下的選擇,(更)像其他國家的homeschool,選擇當區任何課程一樣。」 6月復課時,他曾向教育局查詢,若有家長因疫情未穩定拒絕復課,該如何處理缺課問題。他引述當局覆稱在線上課也適用:「我覺得是出口。」 線上學校有規矩有規劃 德萃Online School強調「知識、技能、態度、社交」,較普遍網上學習更有規劃,傳授知識與技能以外,亦兼顧建立學習態度,維持社交功能:例如透過直播教學軟件另開群組的功能,幼稚園師生比例可降至一對四,甚至有單獨「會面」、授課環節,基本上已增加師生交流互動。 小學組網校的時間表乃早上8時半至下午3時半,學生可隨時透過文字或錄音發問,老師會在「空堂」解答。「當堂建議教學時間是廿分鐘;抽出10分鐘是發問、『轉堂』準備。」 朱子穎強調,學生在線上學校同樣有身份,不能匿名或隱藏身份,令學生明白網絡同樣有規矩,為網上言行負責。 疫情不穩,朱子穎預視將來或動輒停課,該校同時在手冊貼上Online School時間表,老師須準備線上、線下課堂:「未來世界只有更多變化,重點是,我們怎樣適應得到。」 實體與虛擬界線漸模糊 外國不少在家自學學童採用Khan academy、Laurel Springs等線上學校系統,按能力、興趣選取科目組合。本地在家自學孩子將來可有空間「入讀」線上學校?而停課期間,確實有不少他校學生「插班」。朱子穎說:「面試時,我真的問這類學生,尚未正式復課,現在來我們學校卻有點匪夷所思,只是提供網課也來插班?原來對方曾觀看我們學生的課……意識形態確是有改變,當籬笆(在家自學與學校)已模糊,我覺得社會上不同持份者,包括家長、當局(可)探究一下實體與虛擬學習分別在哪裏?」 網課無遠弗屆,他有學生不在香港,完全沒有時差障礙,仍能如常交功課:「這種新常態,最後可否發展成兩者mixed mode(混合實體與虛擬)?」他強調,只有德萃的日校學生才能上該校的線上學校。 教育局:容許在家自習學校教材 第四波疫情來勢洶洶,若學校尚未停課,但家長選擇在家使用學校的遙距教學,是否視為「缺課」?教育局向《蘋果》覆稱,學校須在學生連續缺課的第七天,向教育局申報有關個案;不過,現時跨境學生及非華語學生暫時未能回港上課,學校本學年點算實際在學人數時,只要學生有參與網上學習或進行遙距學習活動,亦會「點算為在學學生」。 若家長對面授課堂有所顧慮,局方指「可考慮讓子女留在家中學習;而學校應彈性地處理學生告假事宜」。局方形容「疫情未來極可能反覆」,家校均要為學習「新常態」做好準備,「隨時靈活採取不同學習模式,讓學生持續學習」。   轉載自:2020-10-20《蘋果日報》德萃引入Online School 
Read more
全方位學習 德萃小學校長朱子穎表示,在停課期間,學校每個年級的學 生每天至少收到4科主要的學習材料,當中包括3科主科,即中英 數常科學,以及1科音體美德育等其他學習項目。每科都會由老 師拍攝約15分鐘的片段,並上載至網絡平台,學生可從中學習相 關知識。其次,校方對師生關係及態度學習也非常重視,因此, 低年級學生每星期都有3至4堂實時教學。老師可和學生重溫過去 一星期裏所學到的知 識,並加以鞏固,這 也是問答時間,讓學 生可釐清疑惑。最 後,每星期都有一堂 名為DreamStarter 課堂,校方會遨諝不同界別的人士如科技人士演講,讓學生可跳出 原有框架,在跟對方互動下,加深對世界的了解。 為孩子裝備 朱校長表示,停課期間的網上學習對學校政策沒有太大影 響,因為學校於2年前已全面推行電子學習,學生和老師都對 電子學習非常熟悉。平日上課時,每位學生都有一個「電子書 包」,內有一部平板電腦,供學生學習使用。使用電子器材是將 來整個世界的趨勢,為裝備孩子使用電子器材教學是必須的,只是要讓學生明白學習與沉迷的分別,因此對老師的培訓對學生的 教育也非常重要。校方認為最重要的是學校的思維,學校應跟上 世界的潮流不可只着重於實體教學上,不管是線上線下都應隨 時準備、互相補足。校方將繼續推行電子學習,並和竇體學習結合,推出更好的課程。 轉載自:2020-06-01《Super PARENTS學前&親子》061期 德萃小學早已推行電子教學
Read more
隨着教育局在8月31日開學前一天,宣布9月中旬幼稚園、小學及中學的復課安排,看來第三波疫情較為穩定了。教師、家長及學生們一邊忙着網課,一邊預備9月尾的復課,繁忙生活不可開交。回顧這一波的疫情停課安排,最令我難忘的,莫過於如何處理去年小五,即今年小六學生的呈分試安排了。   呈分試對小學生之重要,在於這合共3次考試的成績(小五一次、小六兩次),會經就讀學校呈報上教育局,作小六生中學分配學位之用。今年6月第一輪復課之時,小五生正接受第一次的呈分試,但疫情之後突然惡化,教育局亦宣布停課,導致不少學校的呈分試考了一半都需要取消。作為學校,當然會收到不同家長的聲音,有的說應該及早取消,以免學生在上課途中,或在學校人群聚集時交叉感染;有些家長則認為,無論如何也應該讓學生完成呈分試,好讓大家的精神壓力不要這麼緊張,更不用在整個暑假中,家長也要和學生繼續溫習呈分試的內容,令整個家庭都喘不過氣來。 改變既定系統規則 帶來什麼衝擊? 大家平心想想,討論疫情期間應否繼續呈分試,其實難有對錯定斷,意義不大;更值得反思的是,假如香港真的因疫情或其他情况,需改變一些既定的教育系統及規則,例如取消小一入學、呈分試、中學文憑考試(DSE)的話,會帶來怎樣的衝擊? 家長由孩子3歲開始,便為他們報讀面試班,經歷多次的模擬練習,為的就是要準備K3的小一面試,升讀心儀小學;小五生花了幾年時間,無限做補充練習,每天放學趕去補習,為的就是要面對呈分試,考進心儀中學;到了中學苦讀6年,來到中六最後一年面對一次定生死的DSE。如要取消的話,我們的年輕人又如何進入大學? 教育本質 需與時並進 人類歷史總是在重演,起源於隋代的科舉制度,是一種通過考試來選拔官員的制度,同時讓取得了功名的讀書人免除差徭、見知縣時不用下跪、知縣不可隨意對其用刑等,給予讀書人改變人生及家庭命運的一個重要機會。不過,科舉制度最終被廢除,並非因疫情緣故,而是歷年來一直沿用「四書」、「五經」、八股文出題,內容太「離地」,為人所詬病。最後經袁世凱奏請慈禧太后後,在1905年以光緒帝名義廢除了科舉。從這個歷史片段可見,教育的本質,必須與時代接軌而作出交替的變化。 「書中自有黃金屋」這句由小念到大的說話,又是否反映着我們的華人文化,一直視教育為「脫貧手段」?科舉制度的興衰告訴了我們,假如時代不斷變更,新常態不斷交替,教育制度其實必須與時並進,並為世界而隨時改變。如果香港人所關心的「教育」,只剩下一關又一關的考試,卻失去了預備孩子進入未來的責任,我們的下一代又會變成怎樣呢? 文:朱子穎(德萃幼稚園部及小學部總校長) 轉載自:2020-09-08《明報》專欄 取消呈分試 比取消科舉更難  
Read more
今個新學年,史無前例地要在網上展開。但汲取了上學年停課的經驗,今學年不少學校也調整了應對策略,化被動為主動,務求把教與學的進度抓得更緊。有進取的學校甚至成立Online School(網上學校),決心把網上學習變成常態,繼續發揮學校的原有功能。 圖11之1 – 讓學習重回正軌 網上學校開課!(劉焌陶攝) 「今個新學年,我們成立了St. Hilary’s Kindergarten Online School和St. Hilary’s Primary Online School!」德萃幼稚園及德萃小學總校長朱子穎興奮地宣布,他期望,藉這個新概念,讓大家一起反思學校的功能與價值。 他不諱言,上學年德萃不論幼稚園部和小學部,都跟全港大部分學校的心態一樣,「停課不停學嘛,盡做啦」,亦相對比較重視傳授知識與技能。然而,今次Online School會比之前的網上學習更有規劃,而且同時兼顧傳授知識與技能、建立正確態度,以及培育社交能力的學校功能,「日校應有的功能, Online School都做得到,唯一是無法發揮到照顧兒童這個角色」。 圖11之2 – 德萃幼稚園Online School很多時以4人小組上課,務求師生有更多互動,學生學得更好。(劉焌陶攝) 幼園4人小組上課 師生多互動 在具體執行上,幼稚園和小學Online School各有不同安排。幼稚園在周一至五,會有20至30分鐘視像課堂,除周一「主題及藝術日」和周五「活動日」分別以班本及級本實行外,其餘周二、三、四均採取小組教學,由1名教師教授4名學生,「涉及知識、技巧的課堂,如教英語拼音、數學等,我們會分為小組,希望師生之間有更多互動」。德萃幼稚園.幼兒園(太子校舍)校長羅素紋說。另外,Online School更為每名學生提供每周一次、一對一的視像英語對話環節,提升孩子英語聽、說能力。   圖11之3 – 德萃幼稚園Online School隔周發放作業及教材包,讓家長可協助孩子重溫所學。(劉焌陶攝) 短片指導功課 隔周發放教材包 不過,基於保護幼兒的眼睛健康,Online School每天不會多於30分鐘視像課堂,但會提供重溫學習內容及功課指導的短片,讓家長和學生配合需要去觀看。德萃幼稚園.幼兒園(馬鞍山校舍)校長林佩儀強調,學生並沒有因為實時課堂短而「蝕底」, 「配合教學短片,其實學習內容是沒有減少,跟在學校上課沒有分別」。學校還會隔周向家長發放作業及教材包,讓學生在家使用。 圖11之4 – 自從宣布成立St. Hilary’s Kindergarten Online School和St. Hilary’s Primary Online School後,德萃幼稚園及德萃小學總校長朱子穎(右一)便不斷和團隊內其餘5名校長開會,務求運作更暢順。(劉焌陶攝) 與實體課無縫接軌 「間房」分組討論 小學部的規劃就更加細緻。朱子穎說,從今以後,學生手冊既有實體課堂的時間表,也會有Online 
Read more
9月1 日將是大部份學校開學的日子,然而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以致中小幼園新學年未能以面授課堂開學,不少家長都擔心子女會變得懶散。 預計將於該日開學的包括私校德萃學校,為應對未能回校上課,德萃幼稚園部及小學部總校長朱子穎接受訪問時表示,因電子學習成新常態,新學年會開展「online school(線上學校)」,除教授一般知識,亦會把握電子學習優勢,例如將網上授課的小組討論攝錄後,老師於課後可再回看內容並逐組跟進,以改善學習。至於中學部則將於下周一開學。 雖說是網上學習,但朱子穎表示不會因此而放鬆操行及秩序,學生在上課時要保持禮貌及責任感,老師仍會每堂點名,謝絕粗言或衣衫不整;學校亦會調整上課時間表,小學部每日會預留20分鐘,供老師及訓輔組跟進違規、欠交功課或求助個案。 至於新學年小學重新分班,師生未必認識,校方在開學初期會亦安排「圍爐取暖」環節,向學生提供情緒支援,結識新朋友,建立社交關係。 德萃團隊形容,線上學校不只是停課期間的後備方案,更會把握電子學習優勢,如安排多間分校團隊合作,交流教學經驗及合作上電子課。(盧翊銘攝) 新學年即將開始,面對只可「開學」未能「返校」的情況,德萃的幼稚園及小學部仍會於9月1日開學,德萃幼稚園部及小學部總校長朱子穎說,吸取上學年線上教學經驗後,新學年德萃教育機構(St. Hilary)將推出「線上學校」,盡量將現實世界內容搬到網絡世界,並發崛線上學習的優勢。 德萃小學校長高思敏認為,線上課堂除了要建立師生關係,亦要公布網課的規定。(盧翊銘攝) 小學線上學習設6節學科知識課 他指,小學部的網上課堂會參考日常上學時間表,上午有6節學科知識課,每兩節課中間會設小休及眼部體操時間,以確保學生不會因長期使用電腦而疲勞;而上學時段內,校方會盡量模擬「教員室」情況,學生可隨時透過網上平台聯絡各科老師,求助及解決學習需要。 要在「線上」回復校園環境,德萃會繼續維持校規,每堂點名、學生須準時交功課,而校方亦會在每日午膳時間前,預留約20分鐘,予老師線上「追功課」,若有違規或求助個案,訓輔組老師及社工會在該段時間跟進。 線上學習亦要有規矩 要有尊重及責任心 朱子穎強調,線上學習也要有規矩,「一個好的公民,網上亦要尊重自己的身份……不會因為網上,就可以講粗口,或者衣衫不整」;德萃小學校長高思敏表示,以往於開學首周會處理班務及建立規矩,故線上課堂亦要公布類似規定,「不論現實或網上世界,同學都要尊重他人及有責任心」。 事實上,校方認為線上學習不只是停課期間的後備方案,會把握電子學習優勢,安排多間分校團隊合作,交流教學經驗及合作上電子課;漢師德萃學校校長馮鑑邦舉例指,以往於課堂期間進行小組討論,老師會遊走至各組作觀察及指導,如今網上討論則會將課堂錄影,而老師會在課後逐一聆聽各小組討論內容,再給予意見。 漢師德萃學校校長馮鑑邦說,小學部一班有戲劇經驗的老師,合作設計德育互動劇場,讓學生自選結局,從中學習如何待人接物。(盧翊銘攝) 透過線上活動維持全人發展 學習待人接物相處技巧 除了學術知識,德萃亦盡量維持全人發展。如「DreamStarter 啟夢者計劃」繼續在周二、四下午線上舉行,朱子穎認為,學生可思考疫情下發明什麼,改善大家的生活及有助抗疫,再仔細分工在家實行。而原定由老師分享非學術知識的其他學習經歷,亦繼續在周五下午進行,但會轉為教煮食、瑜珈等。 馮鑑邦指,小學部一班有戲劇經驗的老師,已合作設計德育互動劇場,會按學生的投票結果,決定劇場中主角的行動,以助學生從不同情境中學習待人接物及相處技巧。朱子穎直言,「新學年師生沒見過面,學生在家困了半年,是人類歷史中不曾發生,學生難建立社交,自我中心或會較強」,故除了家長教育,該校設「圍爐取暖」小組,安排每兩名老師與不多於6名學生一組,在新學年初期線上會面閒談,讓學生有機會接觸、交流,認識新朋友。 大光德萃書院校舍位處大埔錦山路,前身為佛教大光中學。圖為候任校長張毅。(資料圖片) 受疫情影響 新開辦中學收生人數僅達預期一半 德萃新學年將開辦大光德萃書院,提供中學課程,但朱子穎直言,受反修例風波及疫情影響,中學收生未達如期,暫錄取約80名學生,只達2019年預期約一半。校方暫定開兩班中一(第7級)、一班中二(第8級)。即使收生較預期少,但朱子穎強調會做好教育工作,累積生源。 抗疫時間長,校方亦會向家長教授育兒技巧,朱子穎指德萃會為中小學及幼稚園屬校約1500名家長,提供7堂免費專家講座,可在線上學習教育子女及親子溝通技巧。   轉載自:2020-08-20《香港01》 開學不返校  德萃小學將設6節知識課 校規、追功課亦同「上線」
Read more
教育局早前宣布,新學年學校可以按原先擬定的日期開學,但由於疫情發展不穩,校內的面授課程及活動將會暫停,直至另行通知。德萃幼稚園及德萃小學總校長朱子穎表示,新學年德萃幼稚園及德萃小學將推行「SH Online School」。 與Zoom有別 以「網購」比喻 Online School 汲取上學年經驗,朱校長認為, Zoom 只是因停課期間,老師為學生追趕落後進度而出現的形式;而即將推出的 Online School教學形式,卻是本身有其價值。 以 Zoom 形式授課,當中最大功能,便是追趕教學進度;但將於新學年推出的「SH Online School」,則有四大功能,包括傳授知識、傳授技能、培養正確態度,以及培育社交能力。 在「SH Online School」的概念上,朱校長則以「網購」進行比喻。「舉一簡單例子,試幻想你到超級市場買東西,而買的過程便是,到達現場,拿取所需產品,到櫃枱支付,完成交易;若然你選擇網購,你購物的過程便有所不同,你可以在購買的途中查看更多有關產品的資訊、查看其他買家的意見,甚至是在沒有其他客人擠擁的情況下,查詢對產品問題。顯而易見,用家選擇網購方式,都是因『網購』本身擁有的價值,而不是因疫情出現。」因此,Online School 與網購一樣,在疫情出現前,已擁有自身的價值。而為針對不同年齡層學生所需,小學部與幼稚園的Online School 亦有不同特點。 小學部 Online School 四大特點 ^新學年德萃小學 Online School 時間表 1. 一日六節課 學時可進行一對一教學 小學部的 Online School,一天仍是維持6節課堂。學生在學課時間,從早上八時三十分至下午三時三十分裏,倘若學生在學術上有任何問題,可隨時詢問老師,不論是以文字訊息、錄音、拍照,甚至是拍片方式,老師也會以一對一方式,隨即回答學生,以實現傳遞知識的功能。 2. Online School Rules 與Zoom有別,當學生以Online School上課時,就是以網上學生身份上課,因此需遵受學校制定的網上校規,以實現培養正確態度的功能。 3. Campfire Sessions 在推行Online School期間,學校亦將舉行圍爐取暖 (Homeroom 
Read more
今年初,一場疫症籠罩整個香港,整個城市在這驚濤駭浪中顯得黯淡無光。德萃小學四名同學參加DreamStarter計劃,在四月初舉辦了一個為香港打氣的活動: 「童」舟共「製」,一個七百萬厘米的夢想。每個家庭自製一個小舟行走數十厘米,寓意同舟共濟,縱然小舟在驚濤駭浪中前進,但同心協力,共同為香港打氣。現在一個多月過去,停課四個多月的日子漸漸進入終幕,即將拉起復課的帷幕,在陰霾中前進的小舟似乎看到了曙光。 德萃小學 DreamStarter「童」舟共「製」 組員在 4 月發 起一個為香港打氣的活動:「童」舟共「製」,一個七 百萬厘米的夢想。(德萃小學圖片) 復課在即,牽動千家萬戶。DreamStarter「童」舟共「製」的組員設身處地思考,發現有一個重要的問題困擾大家。那就是疫情防控形勢下開學復課,師生在校需要佩戴口罩,但在學校小息享用零食時,則會面臨「口罩要放在哪裡 」的困擾。臨時摘下的口罩無論是直接裝在衣兜裏,還是內面朝上放在桌子上都極易造成污染;即便使用食品袋盛放,戴過的口罩也會因不透氣而滋生細菌;學生們還可能因為放錯或忘記產生錯戴和丟失的情況。 面臨這個困境,「童」舟共「製」的組員開動自己的小腦筋,提出自己動手製作口罩收納套,為口罩「安家」。 「童」舟共「製」 組員為大家示範小舟行駛的實驗, 寓意同舟共濟,縱然小舟在驚濤駭浪中前進,但同心協力,共同為香港打氣。(德萃小學圖片) 看似簡單的事情卻最花心思 四名組員在視覺藝術科及科學科鄺老師的指導之下,運用軟件設計口罩收納套的尺寸大小,以及製作「童」舟共「製」小組的組徽。小組組員初時以為只需要輸入數字設定尺寸便可,怎料到他們需要由零開始,設計口罩圖形大小外也需要留意加入栓口罩橡筋的小孔。整個過程中,免不了出現「一子錯,滿盤皆落索」的情況,做錯一小步驟就無法製作出收納套的模板。這時候組員們禁不住嘟囔:「看這小小的口罩收納套,背後原來要花這麼多心思! 」最後,經過一番努力,他們終於設置好收納套的模板,還在口罩收納套上增添了不同的學校縮寫設計。 當他們運用酒精清潔雙手後,拿起紙張去列印出口罩收納套,凝視打印機挪動,臉上全是雀躍。不同設計的小小口罩收納套,寫上自己的名字,既避免了口罩的污染,還不會搞混淆,丟失。「童」舟共「製」的組員嘗試為口罩「安家」,讓大家安心。DIY口罩收納套,是學生這份「童心」對校園疫情防控的響應,更體現了期盼回學校上課的心情。 珍惜返校學習時光 小學生在疫情防控期間復學的挑戰大,校方嚴從實做好了疫情防控工作,體溫檢測、消毒、設置安全距離等等。而身為學生也能為疫情防控出一分力。「童」舟共「製」組員拍下校內宣傳影片,他們穿起數個月沒有穿上的校服,模擬回校復課後的小息情景。他們希望能透過影片提醒其他同學要注意細節,在復課小息時要將口罩妥當擺放在口罩收納套裏。 復課在即,歡欣笑聲再次回蕩在校園,一場疫症讓同學們意識到面對面上學的時光原來是來之不易,在同學們面前展開笑顏也不是必然。德萃小學DreamStarter「童」舟共「製」的組員希望為同學送上 DIY口罩收納套,為口罩「安家」,鼓勵同學們復課後留意衛生細節。更重要的是「童」舟共「製」組員都希望大家同舟共濟繼續同行,不負韶華,相信脫下口罩展開笑顏的一天會如期將至。 轉載自:2020-06-09《香港01》 德萃小學DIY口罩收納套 送上復課的衛生窩心提示
Read more
  全港學校於5月27日起分階段復課,而小四至小六則將於6月8日(下周一)復課。私立學校德萃小學為確保校內衛生環境安全,邀請專業人士為大埔校舍部分區域噴上「納米光電觸媒」塗層消毒及抗菌。校長朱子穎表示,若效果理想,將為所有班房及設施噴灑該塗層。 在停課期間,校方其中一項科學功課要求學生進行「公平測試」,有小一學生以酒精搓手液最佳濃度作研習主題,期望復課後能與同學重聚,分享心得:「留咗屋企幾個月,好悶,希望可以見返同學或者老師。」 德萃小學邀請綠牆納米科技公司為辦公室、樓梯及部分班房噴上「納米光電觸媒」塗層消毒及抗菌。(龔嘉盛攝) 本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逐漸緩和,中三至中五已於5月27日開學,小四至小六、中一及中二級將接力於6月8日復課。德萃小學跟隨政府的復課決定,於4月底開始籌備復課事宜,5月初邀請綠牆納米科技公司為辦公室、樓梯及部分班房噴上「納米光電觸媒」塗層消毒及抗菌。 公司董事總經理鄭良仁表示,「納米光電觸媒」塗層有效期最長可達5年,班房內枱櫈等經常接觸的地方,有效期一般為1年,牆身及其他不常接觸的地方則可有效5年。噴灑塗層的成本方面,以一枱一凳為例,每套費用約需80元。 鄭良仁表示,近期曾到數間中學、浸大、恒生銀行辦公大樓及一田百貨進行類似消毒程序,未來一段時間亦已接到6至7間中學的訂單,他指:「其實技術一直都存在,但從未想像到要應用到學校。」 公司董事總經理鄭良仁表示,「納米光電觸媒」塗層有效期最長可達5年,班房內枱櫈等經常接觸的地方,有效期一般為1年。(龔嘉盛攝) 小息期間枱面會放飛沫擋板 分流放學 校長朱子穎表示,學校邀請生物化學公司到校消毒殺菌,同時已訂購飛沫擋板,小息期間會放置枱上以分隔學生,避免在進食茶點或飲水期間接觸到他人的飛沫。另外,班房內所有學生亦會由小組形式座位編排,改為單向直排;放學時段亦會分流,避免聚集。 朱子穎強調,若家長對復課有顧慮,校方會彈性處理,容許家長為子女請假。但他認為,很多學生十分期待上學,即使上課期間會有小組活動,亦不代表會有身體接觸,學校的兒童口罩存量充足,因此家長對復課毋須過慮。 小一生佑男期望在復課後能與同學分享心得,兼製作搓手液送給有需要同學。(龔嘉盛攝) 小一生:留咗屋企幾個月 好悶 談及即將復課,該校小一學生全佑男直言:「留咗屋企幾個月,好悶,希望可以見返同學或者老師。」佑男在停課期間,自告奮勇參與「公平測試」科學功課,他在母親協助下製作及測試不同酒精濃度的酒精搓手液,並將過程拍片與老師分享。 佑男期望在復課後能與同學分享心得,兼製作搓手液送給有需要同學。雖然佑男對復課引頸以待,惟問及是否希望暑假補課時,他則回應:「暑假唔想返學。」 延遲暑假冀「拉上補下」追課程 學校的最新暑假安排,對佑男來說可能不算是一個「悠長假期」,朱子穎表示,2月停課初期,校方已決定將本學年最後上課日延至8月7日,期望能將假期及課程進度兩者「拉上補下」。他形容,在停課期間,雖然校方的設電子學習讓學生在家「停課不停學」,但理解對雙職父母的家庭來說存在困難,子女學習進度或存在差異,因此復課首兩周會優先處理課程進度。 轉載自:2020-06-03《香港01》德萃大埔校舍光電觸媒消毒抗菌 小息放飛沫擋板 分流放學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