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a News

防疫GOGOGO:學校疫情趨緊張,關注學校防疫措施情況(漢師德萃學校 馮鑑邦校長) 轉載自:2022-06-07《香港電台》新紫荊廣場: 學校疫情趨緊張,關注學校防疫措施情況
Read more
  本港中小學及幼稚園自上月起分階段復課後,出現了數宗學童輕生案件,背後原因複雜,疑涉及學業壓力、與家人溝通、人際關係等原因,情況令人擔心。為鼓勵學童正視並表達出內心感受,有為教育機構設計應用程式的科技公司與多所小學及幼稚園合作,只要學童在限期內透過應用程式記錄心情達到指定次數,便可獲贈小禮物一份。計劃試行至今約一星期,有家長認為此應用程式為父母與小朋友提供多一個溝通渠道,鞏固親子關係,亦有媽媽形容程式有助兒子反思每日大小事,方便父母了解孩子內心所想。 親子計劃推動家長學童每日記錄 經歷過停課及特別假期,學童相隔多月後恢復面授課堂,難免感覺壓力如山。為鼓勵學童正視自己情緒,同時希望家長多加留意子女情緒變化,家校應用程式「GRWTH」與多間學校合作推出親子計劃,只要家長於5月20日至6月2日內,在程式中「成長日誌」一欄為子女記下10次心情,便可獲得小禮物一份。 程式以10種表情符號代表不同心情,學童只需按當下心情揀選對應表情符號,系統就會記錄下來,供家長及學童日後查閱。而「成長日誌」內所有內容只供登入帳號的家庭成員查閱,除非有關人員選擇將某一篇內容分享予校方,否則校方無從接收或儲存任何內容,而GRWTH及相關人員也沒有權利使用或轉移「成長日誌」內的輸入內容,小朋友毋須擔心讓校方知道內容。 鼓勵家長關注孩子情緒狀況 計劃首先於本港8家學校試行,包括7間小學及1間幼稚園,推行至今約一星期,已有至少826人參加。德萃小學是參與計劃的其中一所學校,校長朱子穎表示,其實早於約5年前,程式已經內置「成長日誌」這個功能,但當時未有太多家長使用,這次計劃正好提供契機,鼓勵家長多關心子女心情,「如果家長每日只問孩子『做晒功課未?』,對話內容就僅停留在追功課的層面,但多加一句『今日心情點呀?』,就可以給予孩子空間去表達情緒。若這行為能變成恆常習慣,正正是學校很樂見的事。」 家長:與子女的特別溝通渠道 謝太育有一對分別就讀小六和小三的子女,身為在職媽媽的她表示,平時要下班後才可與孩子聊天,但這個程式可讓她更易掌握孩子的情緒變化,「多了一個特別的溝通渠道,除了每晚面對面溝通外,工作時間也可以透過程式了解他們最新情況,而小朋友不論開心或不開心,按一下表情符號就可以表達出來,也是一個相對簡單和直接的方法。」謝太的長女亦形容,每日晚上與媽媽相處的時間有限,透過程式記錄心情,「有多一個方法與媽媽互動」。 謝太更表示,心情記錄也有助讓家長及時應對小朋友有可能出現的情緒狀況,「例如他會否星期一的情緒特別低落,因為放假後要上學,又或者逢星期五會特別開心,這些都是特別的指標,讓家長參考。」 至於兒子正就讀小四的張太則笑言,兒子常常忘記使用程式,需要父母鼓勵才會主動記錄心情,但此舉有助兒子反思自己的情緒,「每晚睡前會提醒他做記錄,讓他回想當日發生過的大小事,有沒有特別難忘的事情,或者當日整體心情如何。」她又形容,兒子本身較開朗,加上與丈夫從小引導他分享自己的情緒,所以兒子感到不愉快也會坦白向父母傾訴。 若發現學童連續輸入多篇負面情緒日誌,程式會發出提示予學童、家長及校方。(受訪者提供) 程式加入警示功能 除了讓學童記錄心情之外,程式亦有設立警示功能。若學生3天內連續累計5篇負面心情的成長日誌,程式的人工智能系統會自動向學生發出打氣字句,鼓勵學童求助;當3天內連續累計7篇負面心情時,系統更會自動向學生、家長及班主任發出提醒消息,提醒關注學生的情緒。朱子穎校長形容,這個設計無疑是為學童建立保護網,若他們出現情緒困擾問題,家長及校長都可及早留意。 轉載自: 2022-05-30《香港01》復課後現多宗學童輕生案  家校APP供學生記錄心情助正視情緒
Read more
  你沒有看錯標題,標題亦沒有打錯字,幫大家長知識,了解什麼是「庠」?什麼是「序」?無論你相信進化論所指,人類是由猿猴、經歷250萬年進化而來,抑或創造論的上帝按照自己的樣式創造人類,人類一開始,都是沒有學校存在的。中國是四大文明古國,「庠序」就是中華文化發展史上,學校的雛形。 「庠」一字 是由「广」及「羊」組成,「庠」的出現是因為人類開始了社群生活,隨着生產力提升,社區需要有儲存糧食及飼養家禽的地方,這些糧倉一般會安排年長族人看守,所以「庠」除了是養老的地方,也讓老年人在這個場所中,把豐富的生活經驗傳承予孩童,成為教育場所;「序」是教人射箭的地方,是貴族子弟習武的場所。到了商朝,教育逐漸有系統起來,開始把教育和勞動生產,分作兩項專門的活動,教育需要在專門的場所進行,「庠序」遂慢慢演化成今天的學校。 想了解歷史,需要搜尋和研究資料,像「庠序」一詞,我也花了些時間才能理解背後的典故。但相比起,要了解「未來」就更加困難。事實上,欲了解歷史或掌握現存的知識,只需要上網搜尋一下,就一清二楚;但要在當下去窺探未來,突破今天的處境,那就是一件艱巨的事情,因為未來不是空想的明天,而是需要建立在今天的概念基礎上,再去探索和實踐。不用談得太遠,同時擔任Tesla與Space X 兩家公司CEO的馬斯克(Elon Musk)在2016年 的「Code Conference」科技論壇上,就提出了一些「當天的未來」,如完全自動無人車、人類登上火星、將晶片植入腦內等,當時有很多人認為他在癡心妄想,但2021年Tesla已成為第六家市值破1兆美元的巨頭企業,而我今天也在使用自動駕駛的電動車系統。馬斯克正提醒大家思考,人類未來與科技的相處之道。 反思「學校」角色 創建未來 美國哲學家、心理學家和教育家約翰•杜威(John Dewey)在1915年出版了一本對我教育觀影響極大的書籍《明日學校》(Schools of Tomorrow),杜威厲害在於100年前已批評今天的教育問題:「如果我們還用昨天的方式教育今天的孩子,那等於抹殺孩子的未來。」要讓我們的孩子開創人類的未來,社會需要反思「學校」今天在社會、時代及科技的角色,學校是預備我們的學生進入未來?還是學校已經和未來脫節? 今天仍然有很多學校,以「教材」和「課程」作為學生學習的主導及成就的依歸。於是,教師們的責任是「教盡教材」,學生們則需要「讀盡教材」,教科書和工作紙變成了學習的主軸,家長最擔心讀了的教材考試沒有考,白白浪費了孩子溫習的時間。教材和教學進度雖然非常重要,而透過評估來促進學生學習,亦有重要的價值和意義,但如果學校只側重過去教育系統的成功,卻忽略教育可改變未來的功能,就會出現教育與未來失衡的狀態。 今天如果要建構一間「未來學校」,需要透過教師、家長及社會組成一個學習社群,一方面讓學習者有系統學習課程內容,另一方面需要把學習回歸生活,讓學習建基於科技,並通過「做中學」的體驗形式,讓每名學生都找回學習目標,這就是改變未來之道。 文:朱子穎(德萃幼稚園部及小學部總校長) 轉載自:2022-05-24《明報》專欄 : 未來庠序
Read more
小學今(19日)起分階段恢復面授課堂,學生對重返校園但要每天快測有何感受?此外,有校方細述相關的檢測、課堂安排。 轉載自:2022-04-19《無線電視》東張西望 報導本校小學生開始復課, 學校會如何準備防疫措施?
Read more
Students at St. Hilary’s Primary School have a class on April 19, 2022, as primary schools in Hong Kong reopen after the city’s worst wave of COVID-19 outbreak has subsided. (CALVIN NG / CHINA DAILY) HONG KONG –  Primary school students in Hong Kong can finally meet again at classes 
Read more
轉載自:2022-04-19《香港電台》自由風自由PHONE :小學今日起分階段恢復半日面授課堂  
Read more
旺角這間小學同樣先安排小四至小六學生回校上課,不過校方就要求交快測棒查核,又要求師生將檢測結果上載至內聯網。有學生忘記帶檢測棒,老師就會檢查網上紀錄才准上課。 若真的忘記做,學校會提供檢測棒,由家長或陪同人士在操場為學生做。 潘同學指出:「我可能要早點起床,因為無時間了。」 家長李女士說:「昨晚要安撫下,否則不願意(檢測)。」 家長馮先生稱:「過去數年不時停課,對他們而言,能否與其他小朋友社交是一個問題,現在反而好些。」 校長指要求交回檢測棒,是希望增加家長對復課信心。 漢師德萃學校校長馮鑑邦表示:「多做一層工夫,要寫下同學的名、班、學號、檢測日期以及時間,確保檢測棒準確。我們相信家長和同學,但如何讓全部家長和同學都有信心及送小孩上學,所以我們有雙重保障。」 雖然這間學校全校八成學生已接種兩劑新冠疫苗,但同學上體育課都要全程戴口罩,而課程會改為較輕鬆的體能活動,好像這堂就一起跳繩。 轉載自:2022-04-19《無線新聞》全港小學今起分階段復課 有個別家長認為疫情仍嚴峻為子女請假
Read more
  小學今天起率先分階段恢復半日面授課堂,全校師生每天都須做快速檢測,呈陰性結果才可回校。 在旺角一間小學,先安排小四至小六學生回校。乘校車學生,學校要求保母協助,在校車上收集學生的檢測棒,帶回學校;由家長接送的學生,須自行將檢測棒帶回校核實。 校方又要求師生將檢測結果上載至內聯網。有學生忘記帶回檢測棒,校方要檢查相關記錄才准上課。 亦有學生忘記做檢測,學校提供檢測棒,在外傭協助下,到操場進行快速檢測。 被問及有否方法提醒自己或姐姐,明天記得做快速檢測,潘同學回應:「我可能要早點起床,因為沒時間了。」 家長李女士說:「今早6時40分叫醒她,她不太喜歡『撩鼻』,都頗麻煩,昨晚要安撫一下,否則不願意(檢測)。今天還好因為我有兩個小孩,另一個三年級未上學,否則兩個一起上學就麻煩些。」 家長馮先生稱:「她今天好像很興奮上學,可以面對面見到同學、老師。過去數年不時停課,對他們而言,能否與其他小朋友社交是一個問題,現在反而好些。」   轉載自:2022-04-19《無線新聞》小學率先分階段復課
Read more
「暑假」快將結束,本地高小學生,最快可在本月19日(下周二)回到學校上半日課。在社區仍然有隱形傳播鏈、未「清零」情况下恢復面授課,學校都嚴陣以待。亦考慮到家長的疑慮,部分小學更繼續提供網課,照顧不同人的需要。 防疫措施升至「最高級別」 「我覺得應該有得揀,要把選擇權交給家長!」天主教領島學校校長李安迪表示,校方難以掌握每個學生的身體狀况,也無從了解每個家庭在疫情期間經歷過什麼事情,部分家長對恢復面授課有憂慮,是可以理解的,因此該校在開學後,將採取面授與網授同步進行的運作模式,而課堂設計亦會以網課為依歸。「意思是,不是純粹直播課堂給在家的學生觀看,我們在課室現場,會繼續沿用網課的教學平台,善用e-learning的電子評估、互動遊戲,這樣在家的同學一樣可參與答問、分組討論,那就雙贏,各個持份者都兼顧到。」 重新開放校園,李安迪笑稱,會把防疫措施提升至「最高級別」,包括定時消毒、嚴格限制社交距離等,而為減低校園爆發風險,校方短期內亦不會申請恢復全日面授,「就算學生疫苗接種率達標,但打了針不代表不會感染,始終小朋友除下口罩一起吃午飯,就會有風險」。 首要重整常規 助SEN童融入 他又說,開學後首要任務不是追趕課程進度,而是重整學生的常規、態度,也會加強支援SEN(有特殊學習需要)學生,「開學前一周,會在網上替有需要的SEN學生尤其是自閉症的,做社交情意訓練,始終太長時間沒有回學校,都擔心他們會不適應。開學後,我們亦會作抽離教學,先讓他們循序漸進融入校園生活,情緒穩定後,再重回課室」。 德萃幼稚園部及小學部總校長朱子穎則說,學校有兩大功能,除了傳授知識,還可釋放勞動力,讓父母可安心上班,所以,當政府評估了疫情風險,認為現階段適合恢復面授課,該校會在做足防疫措施下,給學生提供最大的學習機會。但他補充,以德萃小學為例,目前有部分學生仍身處海外,或基於不同原因未能即時回校上課,所以校方會繼續提供網課,讓孩子在過渡期內,可在家學習。「透過熒光幕,師生可以有基本的互動,但當然,小朋友在學校會有更豐富的社交經驗,這方面家長就要有取捨。」 回校有社交 總比網課開心 三水同鄉會禤景榮學校校長李小寶亦鼓勵家長,在疫情受控的情况下,盡可能讓子女回校上課,「網課帶來的學習差異是大的,就算撇開成績不談,也難以兼顧學生的身心發展」。她相信,小孩子在校園跑跑跳跳,跟同學一起玩耍,總比獨個兒在家上課開心。由於禤景榮學校較多跨境學童,李小寶稱疫情爆發以來,已抽調部分教師以網課形式專門照顧這批學生,所以開學後,很難再有額外人手為本地生提供網課。   轉載自:2022-04-12《明報》 復課準備:疫下復課 小學嚴陣以待 面授網授同步 父母有得say
Read more
農曆年假結束,香港學生突然來了一個提早的暑假,轉眼間又到復活節假期,我們的孩子已經很久沒有回學校上課,加上不同的社交距離限制措施,讓大部分香港家長迫不得已把孩子留在家中,連到公園跟其他小朋友遊玩的機會也沒有,孩子們已經有一個多月,沒有與自己同齡的朋友及同伴相處,究竟對孩子成長及人際關係發展帶來什麼衝擊和影響?   孩童成家庭中軸重心 按家計會調查報告,香港家庭平均子女數目為1.2至1.3名,「一孩家庭」比率接近四成。在停課期間,學童留在家中,主要照顧者如父母、祖父母或工人姐姐,都會按着他們的需要及喜惡來安排起居飲食。孩子餓了,會安排下午茶;孩子需要上洗手間,馬上讓他們先去,小人兒成為了家庭的中軸重心。為幼兒而設的學前教育(即幼稚園),最大的功能是給予孩子體驗群體生活,把從自己為中心,慢慢轉移到學會與一班同年紀的孩子相處,他們要明白作息時間表不是按照自己一個人的意願去運作,而是按着群體的需要來編排。學生餓了,在茶點時間才可以進食;學生想去洗手間,需要在小休時間排隊。孩子們要明白有些活動安排未必是他最想要的,但因着群體利益的緣故,也需要放低自己的主見,參與不同的集體活動。   人際相處需要經驗式學習 作為成年人,我們在不同的人際關係裏,總會遇到不同性格的人,有強有弱,我們要在社群裏生存,就得學習如何妥協及協調。人際相處的技巧不能紙上談兵,要孩子學會「謙讓」,總不能單單叫他們在詞語簿上重複抄寫4次,便認為他學會了「謙讓」。學習「謙讓」 的不二法門,是在安全及成人監察的環境下,讓孩子在群體生活中經歷爭執的過程,明白到自己退一步,能夠成就別人,平和地解決相處的問題。   盡力提供群體學習機會 過去兩年,香港學生的確缺乏群體生活,而且大家都是戴着口罩,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難免比以往疏離。作為家長,我們不能只被動地期待4月中旬復課,反之,可以在疫情期間,提供一些社群學習的機會給孩子。舉例,當家長與孩子一起看電影或閱讀故事書的時候,如果情節上有一些群體相處的情景,家長不妨先暫停故事的情節,與孩子商討一下,向孩子分析角色如何應對等。另外,家長也可相約孩子的6至7個同學每星期作30分鐘視像會議,每次都設一個分享主題,譬如我最喜愛的圖書或玩具,讓孩子們自由地分享,並刻意由他們主持視像會議,當中必然出現孩子們爭相發言等情况,家長應放手讓他們自行解決,從經驗中學習互相尊重。 事實上,疫情導致長時間停課,教師和家長應留意的,不單是學生學習進度,而是人與人之間相處的經驗和技巧。 文:朱子穎(德萃幼稚園部及小學部總校長) 轉載自:2022-04-05《明報》專欄 孩子長期缺乏社交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