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a News

「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的階段,離世是人生旅程的終點。然而許多家庭對死亡這個話題十分避諱,導致小朋友產生陌生的恐懼。有學校嘗試從生命教育入手,灌輸正確的概念,希望改變、加深小朋友對生命的認知。 早前,德萃小學與基督教銘恩堂大埔堂銘恩中心合辦了一系列以「為長者留下最美一刻」為主題的親子義工活動,推行生命教育,德萃小學的家長們帶同子女,齊為社區內的長者免費進行表演,並提供剪髮、化妝、分派食物、拍證件照等服務,讓他們為長者人生最後階段作出服務。 ^家長義工為長者準備食物。 ^家長義工和其他義工為長者化妝扮靚。   長者與小學生接觸 有「孫」的感覺 參加的家長希望為長者帶來愉快的一天外,也讓子女學懂愛與支持社區內的長者,做個富人情味、樂於助人的小朋友。「我想讓小朋友多點接觸長者,從中學會如何尊重長輩、互相了解、幫助有需要的社群。」 「現今小朋友很多是為讀書而讀書,他們少了接觸社會的機會,香港生命教育的課題需要更普及化,應多了解長者與青少年的關係。」 ^小助手在旁幫手清潔場地。 ^有小學生為長者摺出「紙飛鏢」,有長者坦言對着小朋友有對着「孫」的感覺。   負責遊戲的基督教銘恩堂大埔堂銘恩中心義工Anita指出,看到小朋友與老人家玩得十分融合。「老人家很喜歡小朋友,一看到小朋友就很開心,如早前我們與小朋友在街頭派發宣傳單張時,我們刻意告訴老人家有小朋友表演,他們立即答應出席,可見他們真的很喜歡小朋友。」有長者形容與小朋友相處,有跟「孫」玩的感覺。 ^同學仔齊齊為長者落力演奏。 ^長者們細心專注地欣賞學生的個人表演。   離世後在天上重逢 Anita補充,「其實小朋友知道,人有生老病死,平常看電影,都有生離死別的畫面出現,很令人痛心。但我告訴小朋友,信仰告訴我們日後會在天間再見,不要怕,那是生命循環。」 透過今次親子活動,除了增加兩代交流,另一重意義是幫老人家拍下一張「證件相」。 ^Anita表示,是次活動讓小朋友與老人家溝通,訓練耐性,學習關愛。   「證件相」的意義 所謂「證件相」,說白就是為長者們拍一張「車頭相」。活動先為長者們悉心打扮化妝、打造髮型,然後進行拍攝,希望日後老人家在出現不幸狀況時,也能夠有一張相片,紀錄了他們最美的一刻。 在家長義工與老師的帶領下,小朋友會在活動中,在不同範疇上,擔任「小助手」的角色,例如協助家長義工與老師完成任務。當中,小朋友需要親自與長者互動與交流,細心聆聽長者的需要和了解其心聲。 「活動完結後,我們會與小朋友解釋,老人家並不是真的需要一張證件相作旅行用;反而是當他們生命到了人生最重要的一個旅程,生命完結之際,這張相片象徵意義會變得非常大。我們希望他們以好的妝容、漂亮的衣服、燦爛的笑容,在與小朋友相處最開心的時間,去拍下這張照片,留下記念。」   ^小助手正為伯伯「打呔」。 ^伯伯在小助手和義工的整理下,顯得文質彬彬。 ^攝影師為伯伯留下了「美麗下的一刻」。  ^徳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朱子穎指出,「在書本上,常常提及如何關懷老人家、如何體會生命等,其實這種『紙上談兵』的方法效用不大;最重要是體驗,要讓小朋友親身體驗一次。與老人家最傳統的相處方式,就是去探訪老人院。然而,這些一次性的服務,我們認為實踐不難,但成效真的大嗎?」這個問題很值得學校反思。   讓小朋友反思生命的意義 徳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朱子穎坦言,在我們華人文化中,尤其在香港此地方,許多父母也很避諱談及「生與死」。 「這次活動除了幫助老人家外,更重要的是,與小朋友反思生命的過程。我認為反思過程並不容易,所以為甚麼要邀請父母一起參與,就是因為中間有很多需要Debriefing(解說),需要父母與小朋友談談生命歷程。」 ^家長義工正為長者精心打扮。 朱校長直言,「死亡不會理會你的年齡,不會因為你是九歲而延後找你,或是因為你九十歲才來找你。每一刻,也可能要面對死亡。」他認為認識死亡,才能擁抱生命直正的價值;把握當下,明白珍惜所有才最實在。 但當我們提及「死亡」,大家也會覺得待小朋友長大後才理解;但死亡其實每天也在我們身邊出現。死亡不會因為你還小,而選擇不在你身邊出現。因此我們如何教好我們的小朋友,這正正是學校教育需要做的責任。 朱校長形容自己於活動中,看到一個美麗的畫面。一位平常對自己子女照顧有加的媽媽,今天化身為專業的髮型師,她持起自己的專業,指揮兒子,幫手完成任務,過程中兩母子十分合拍。「這讓小朋友充份觀察到,原來平常照顧自己的媽媽就是這個模樣,當家長親身服務社群的時候,也是小朋友能從身教中學到最多東西的時候。」 ^同學細心聆聽「指揮官」的命令,輔助母親,遞交工具。 ^家長義工為長者們度身打造新髮型。 身教形式實踐德育 德萃小學創辦人兼校董會主席徐飛指出,「我們〈學校〉很努力去以親身體驗、身教的形式實踐德育,比起書本上的文字、或者灌輸式的影片,更有實質的作用。希望小朋友能在實踐中學習,如在實踐中會經歷被老人家拒絕、會被不認同,這些情況也是學習過程之一。」 「當他們幫助到老人家,對他們長遠身心發展的幫助非常大,德育觀念、對老人家的尊敬也會加深。」 ^徐飛(左)及朱子穎校長都認為以體驗形式教德育成效更好。 朱校長指出,德萃小學成立了「家長義工親子義工隊」,希望日後可以通過組織,以家長的專業知識、對社會的觸角,舉辦有意義的親子義工活動。徐主席補充,學校會於未來繼續推廣義工活動,他深信香港社會有更多長者需要幫忙,希望繼續為香港不同社區略盡綿力,回饋社會。 ^物輕情義重,長者收到富人情味的紀念品後難掩喜悅。   轉載自:2019-08-05《Oh!爸媽》【德萃小學親子義工活動】從親身體驗學習擁抱生命 為長者留下最美一刻
Read more
作為父母,你有沒有在孩子面前說過:「今次死都唔掂」、「今日真係好鬼死攰」?廣東話裏很多時都會用「死」字來作助語詞,強調事情的迫切性,以「死」控訴都市生活的壓迫感。但另一邊廂,在華文文化裏,其實很忌諱「死」這個字,老人家不喜歡聽,認為這是「大吉利市」;我們更加不會與孩子談論死亡,因為死亡實在太恐怖,小朋友仍未有成熟的心智去了解。 「死亡」避不過 如何正視? 然而,大家不妨細心想一想,「死亡」真的會因為孩子年紀小而不會在他們面前出現嗎?事實上,「死亡」要出現,誰也沒法擋。孩子有可能要面對寵物死亡,也有可能是照顧者死亡,亦有可能是同輩的死亡,再可怕一點,孩子亦有可能因着種種原因,面對自身有可能死亡的現實。當中最可怕的,就是突如其來的意外死亡事件,不論是獲悉身邊人意外過身,甚至是目擊死亡事件,都有可能在他們的心靈留下烙印。 當「死亡」來到,成年人要忙着處理各種身後事,也要處理身邊人的情緒。然而,如何幫助從來沒有死亡心理預備的孩子去面對這件突如其來的事,卻是很多人都會忽略的。特別是我們中國傳統思想,常叫孩子不要接觸、不要了解、不去面對「白事」,因此當孩子面對死亡時,由於從沒有得到教育及認知,對心理或會構成影響,亦可能會產生很多未知的幻想。或許,當刻問題不會浮現,但隨年歲增長,破壞力便會出現。 閱讀生死教育繪本 教育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裝備我們的孩子去面對人生不同的挑戰及苦難,因此,生死教育是一門不可或缺的學習課題。及早讓孩子明白死亡是生命的必經階段,讓他們了解死亡不止是負面的情感,亦可帶來很多正面的生命傳承和價值觀,使孩子更懂得珍惜目前所有,以及感恩每天能夠與家人、親友相聚的日子。 在家庭裏要與孩子談論生死,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跟他們一起閱讀生死教育類別的繪本 (幼兒至初小)或觀看一些有關生死的心靈電影(高小至初中),通過繪本或電影的故事內容來打開話匣子,與孩子談論生死。成年人要坦誠把生命離合的現實告訴小朋友,告之父母及照顧者也會有離開的一天,亦從中聆聽他們對生離死別的擔憂,從而建立更強大的家庭連結。 學校也能夠推動生死教育的,就以德萃小學暑假前的一個影「證件相」的活動為例。我們先請孩子們親自設計宣傳單張,再走到街頭邀請70歲以上的長者來到學校,並由專業的化妝及理髮師義工替他們化妝和理髮,然後便為他們免費拍攝一張證件相。 當天活動結束後,我們與孩子作活動總結,問他們為什麼70歲的長者還需要影證件相呢?孩子們大多數以為,是因為他們需要做簽證去旅行。但後來,孩子開始意識到,長者既已行動不便,還要經常坐飛機周遊列國嗎?一直討論下去,孩子們終於明白到,人生最後的旅程就是「死亡」,這張笑容燦爛、充滿喜樂的「證件相」,最終很可能會成為公公婆婆的「車頭相」。體驗過這個活動之後,孩子們更能反思生命的價值及意義,這就是一課寶貴的生死教育課。 作者簡介﹕一直致力實踐教育創新,當過浸信會天虹小學「白武士」5年,把它從殺校邊緣挽救回來,成為教育界佳話。 教學網誌: FB.com/mrchuclassroom 文﹕朱子穎(德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 轉載自:2019-07-30《明報》專欄:寶貴的生死教育課
Read more
子女沉迷電子遊戲,常耗時於虛擬世界而荒廢學業,是不少父母的煩惱。但若果有一種遊戲,能讓子女玩樂的同時,吸收學科知識,你會讓小朋友玩嗎? e²Sports早前於新開幕的數碼港電競場,為本港中小學舉辦了「塊學聯盟電競比賽」(Blocky League eSports Competition),致力推動學校組織電競校隊,讓學生從競技遊戲及群體活動中,享受自主學習的樂趣及發展終身學習的能力。 ^遊戲結合了本港高小及初中課程,以遊戲式學習提升學生學習動機,寓學習於遊戲,鼓勵全香港中小學學生從網上自主學習。 ^是次「塊學聯盟電競比賽」的獎品十分豐富。 PaGamO 兒童遊戲學習平台比賽 比賽以PaGamO的遊戲進行,玩家透過回答問題以攻佔領地,而問題是由老師預先設計的學科題目(中、英、數、常識科),進而攻城掠地擴大自家版圖。而遊戲終結時,較多分數與領土方為勝出。 ^玩家需要回答關於英文Tenses的問題。 ^遊戲更結合常識科題目,豐富學生個人學習體驗。 ^學生答對問題能建立自信心與成功感。 ^遊戲讓老師得悉學生在各學科的強弱項數據,從而制訂出針對性及靈活的教學對策。 「電競」提升學生學習動機 電子競技近年在全球各地興起,不少父母也可能把電子競技與電子遊戲混淆,擔心子女容易沉迷虛擬世界。聖公會主風小學校長鄭思思表示,是次PaGamO的遊戲方式,除了加入教學元素外,對小朋友而言,遊戲中的「武器」增加了多元性與趣味性,更能吸引小朋友主動投入遊戲當中。更重要的是,遊戲有限定時間,每天只能玩一小時,因此家長無需過於擔心子女成癮。 ^鄭校長認為,PaGamO的遊戲方式讓雙方爭取分數,可以增加遊戲刺激性。 「小朋友個別差異很大,而這種電子競技的學習方式,能適合某類型的同學,一些平常也喜歡電子遊戲的同學,有助推動他們主動積極學習。」事實上,聖公會主風小學參賽同學,為了這場比賽,曾操練學科題目,增長學科知識,再制定策略應戰。 ^聖公會主風小學參賽同學贏取「小學世界領土排名冠軍」。 聖公會主愛小學司徒老師表示,「平常同學在學校沒有機會接觸其他學校的玩家;這次比賽讓增加了接觸外界的機會,其他學校的同學有些策略、合作形式值得我們學習。而且通過進行比賽,了解彼此距離,有助擴闊視野,是一個嶄新的體驗。」 ^司徒老師認為,PaGamO 兒童遊戲學習平台應更普及化,推廣給更多中小學參與。 「平常一些面對紙筆功課興趣不大的同學,當他們投入遊戲時,自然會為了開拓領土而主動溫習,推動同學學習。」通過電競學習,是一種創新的教學策略,透過學生平常最感興趣的電子遊戲,以挑起學生的學習動機及興趣,以遊戲打破傳統班房裏的教學框架,讓學生從玩樂同時,滲入學習元素。 ^要在多間學校中突圍而出,並不是簡單的事,司徒老師與主愛小學代表商量策略。 ^比賽設有限時,參賽者需要分秒必爭回答問題。 德萃小學的家長們表示,是次聯校比賽有助促進同學與其他學校互相交流,增加比賽經驗;更能從比賽中了解自己長處,並從而改善自己。「此電競是學術性,同學投入遊戲同時,也能訓練自己思維,並在玩樂同時增長知識。這比起只「打打殺殺」的電子遊戲更具學習意義。」 ^德萃小學家長們也到場支持自己子女比賽,並認為有助子女見識。 除了自身增長學科知識外,學習如何與隊友溝通,培養良好默契,也是「電競」比賽中重要的一環。 ^是次比賽同樣注重團隊精神,隊友互相提醒對方。 ^比賽時,需要隊友的良好配合,才能做到合作無間。 ^比賽第二,友誼第一。 電子競技與電子遊戲有何不同? 相信不少家長也對電子競技有所保留,「電競」就等同遊戲嗎?女子電競職業戰隊PandaCute成員Sleepy,作為是次比賽嘉賓表示,「電子競技擁有競技成份,投入是為了贏取勝利,需要事前制定策略,並在遊戲階段時保持專注力;但若果你當是普通電子遊戲,純粹是為了娛樂放鬆,不會作事先準備,只是為了kill time〈消耗時間〉。」只要是電子競技,即使是輸掉遊戲後,也會作事後檢討。   ^Sleepy〈右〉認為小朋友始終愛玩,把學習知識融入於遊戲中,有助加深對學科知識的印象。 同樣地,小學生在此「電競」比賽中渴求勝利,為了達到目的,也會在賽前做學科練習,務求應答問題時一擊即中;在賽中保持專注力,謹慎地回答問題;賽後認真檢視自己,研究賽時出現的細節,希望下次做得更好。 ^即使是職業選手,面對棘手的問題也會苦惱。   轉載自:2019-07-26《 OH!爸媽》報導本校 融合教學課程 於「電競」推動小學生自主學習
Read more
老師在台上授課,學生坐在台下,偶爾舉手發問或回答問題這是大部分人腦海裏返學上堂的必然畫面。但在漢師德萃學校,卻是突破傳統框框,讓學生自主學習,收穫更大樂趣。 「小朋友上午會正常上課,下午就由他們自選學習。」該校總校長朱子穎向《龍週》記者介紹學校課程特色時說。 何謂自選?就是學生每天上午完成中、英、數、常識等正規課程後,下午的學習由學生自己決定進行哪些活動, 茶道、養魚、整雪糕等統統OK!驟聽之下,可能會以為是放任學生去玩,但其實這套教學方式涉獵的範圍比書本更廣。 涉獵範圍比書本更廣 「例如他們想睇動物,我們會帶他們參觀愛護動物協會,去認識動物權益、同理心;他們想學整雪糕,就直接去雪糕廠認識生產模式。」朱總校長解釋。 又例如「小小區議員」活動,學生不但要寫信邀請區議員協助,更要角色扮演,親自行區,還要自製問卷向居民、遊客調查該區有何需要改善,通過活動更深刻認識到社區的需要,關心城市發展。 學校認為,學生在學習書本知識之餘,更需要與世界接軌。由小朋友自選學習,師長配合協助,有助他們了解自我價值、社會價值。漢師德萃學校校長馮鑑邦表示,有關學習模式的成效不能以成績計算,但最直接的成果是家長會發現到孩子比以往更積極發問。 當然,自主學習的內容不是隨便說做就做,學生第一步要說服小組組員,之後是老師、校長,再要想方法解決完成活動的各項問題,師長從旁提供意見,協助他們一步步實踐目標,完成夢想。 善用科技 推行無紙校園 除了教育理念創新,校方在校務發展上也順應大數據的時代發展,採用獨立的手機通訊系統去處理各類資訊,例如電子化通告、文件及收費等,實行校園無紙化,既環保又有效率。馮校長說: 「同事可直接在App中修改文件,毋須一定要坐在電腦前,系統也似Facebook,你有時間先去睇和回覆,不會額外阻礙生活時間。」 ▲學校面積有限,於是將禮堂結合圖書館,校園多處也擺放了圖書,讓學生隨時閱讀 教學理念嶄新 家長慕名報讀 德萃教育機構(St. Hilary)目前在香港擁有兩間小學及兩間幼稚園,是廣受家長歡迎的幼小一條龍私立學府。其中,德萃小學分別在大埔及旺角都設有校舍,位於旺角的漢師德萃學校剛於去年9月開校。 兩間德萃小學教學方針和理念統一,並採用同一套課程及管理方法運作。學校不經統一派位招生,而是由校長自行安排收生方式,因提倡創新教育,嶄新的教學理念吸引大批家長慕名為子女報讀。 ▲總校長朱子穎(左)及漢師德萃學校校長馮鑑邦(右)轉載自:2019-07-25《Kowloon Post 龍週》報導 漢師德萃學校 在這,小朋友可自選活動學習
Read more
「我最喜歡的食物是雪糕 !」在漢師德萃學校首星期的DreamStarter課中,漢師德萃的老師和一班小一學生一起討論夢想。「夢想」這兩個字成為這班小朋友人生第一個DreamStarter課的開始。老師問小朋友 生活上最重視什麼? 他們都回答「金錢 !」這個答案當然讓老師感到驚訝,便立刻追問同學:「你們要金錢買什麼?」他們紛紛回答:「買雪糕!買超級英雄公仔!」於是,他們決定用這學年去實踐一個能把 同學最愛和重視的元素融合的夢想。以健康為中心的雪糕設計想法就在這十一位小一生中誕生。 根據2017年研究學童飲食習慣的數據指出,缺乏蔬菜是孩子偏食問題的第二位。相反,小朋友很喜歡吃雪糕。蔬菜和雪糕,為何不能放在一起呢?這班來自漢師德萃學校的小一學生希望把雪糕和蔬菜結合,利用五色食療的概念,創造出新口味和健康的雪糕雪條,化身為雪糕戰士,令小朋友喜愛的雪糕成為健康的食品,改變小朋友不愛食蔬菜水果的習慣! 「食容易,做很難」 決定好主題後,小朋友開始尋找做雪糕的方法。他們發現自己沒有雪糕機,亦不了解雪糕的製作過程。雖然面對不少問題和疑惑,但年紀小小的他們相信通過努力學習和尋找幫助,終有一天能成功做出五色雪糕。他們以五種顏色入手,主要是因為他們認為七彩顏色能更吸引小朋友的喜愛。另外,他們是參考了五色食療,不同顏色的水果也有他們的營養價值。於是,他們邀請了註冊營養師Novella Lui為漢師德萃的小朋友作講座,加強同學們對五色食療的認識。 此外,這班小一學生嘗試跟著YouTube做雪條,訪問同學們對蔬菜的喜好,亦到超市尋找和認識不同顏色的生果。就是這樣可愛的想法和努力行動,把這個城巿裡的有心人一個一個地連在一起。 「重新認識」 這班小朋友的五色雪糕追夢故事得到Da dolce 意式雪糕公司的注意,讓他們參觀雪糕工廠,和幫助他們了解更多有關雪糕的知識。 一眾小一學生當天聽住大哥哥們對雪糕的介紹, 見證着雪糕哥哥如何製作雪糕,並能立刻品嚐,這些都讓老師及孩子們大開眼界,並注入更多硏製五色雪糕的想法。 回到學校,經過老師和同學們的反覆討論和再接再厲,終於成功完成了五色雪糕裏的「紅」,「黃」和「綠」雪糕。這班小朋友的夢想,並不是夢幻的想像,他們需要確確實實地面對不同的困難,並團結一起地解決。他們這個「雪糕夢」在別人眼中好像是很容易達到,但對這班小一的孩子已經是一個自發自主自學的夢想成真。 轉載自:2019-07-02《香港01》漢師德萃學校小一DreamStarter硏五色雪糕解決偏食
Read more
《普出校園精彩》 星期六 下午5-6時 主持:鄭敏兒 你知道小學生們都愛玩什麼嗎?今集節目走進校園:德萃小學,與大家一起笑著探知校園二三事📚📝 轉載自:2019-06-22《香港電台》節目:普出校園精彩 訪問本校 HaHa Harmony    
Read more
  當全球教育趨勢,需培育學生共通能力以立足21世紀,不但教育模式,連評估工具已不限於傳統紙筆答卷考測,更重要是緊扣課程內容,設計引發學習動機的習作,令老師評估學生不同的軟技能。 這一代小學生需掌握資訊科技,私立漢師德萃學校早在科學堂改革評估方式,善用網絡平台促進互動學習,亦加強學生自評能力。總校長朱子穎如是說:「我們想發展一套兩者並存、平衡(學術與軟技能)的評估模式,既發揮到香港急速發展的形態,對考試有要求,同時可減少學生的壓力,真正做到Assessment for learning(促進學習的評估)。」 走入這代小學生的科學、資訊科技堂,小朋友不時掃着平板電腦螢幕,旁觀的記者未及掌握來龍去脈,他們已完成作品與同學分享。記者往漢師德萃學校的四年級觀課,學生正在學習編程,設計不同指令讓Micro Bit (可寫入程式的微型電腦)呈現不同圖案,並透過晃動與同學玩「包剪揼」。整個學習過程、結果,若果只用紙筆答卷評估,從文字答案真的能了解各種即興輸入的程式創造出來的結果? 教評合一 該校科學科的進展性評估之一,是學生每年兩次做科學實驗短片,上載至免費網絡平台Flipgrid;學生可同時觀摩其他同學習作,互評「畀like」從中了解自己作品缺失,可修改至滿意,在限期前呈交習作。科學科主席李振耀說:「傳統報告形式,只有一次機會呈交,我們用Flipgrid想學生從互評中了解不足之處,可以在限期前修改至滿意才呈交。」 該科的總結性評估有兩種:除佔六成分數的紙筆答卷(選擇題、填充等)以外,亦有佔四成的 Prediction Assessment(預測性評估),學生就考題的實驗,口述過程和結果——其實跟紙筆 考試沒兩樣,不過,對書寫能力較弱的學生來說,是有另一種評估方式呈現學術能力。「我們是考學生表達能力。書寫某程度限制了學生發揮,好像不懂串字,卻影響分數,某程度是不公平,而口語能力都重要的。」 漢師德萃學校校長馮鑑邦指出,加入預測性評估,正是學科知識本身不能單以紙筆答卷可表達,而是需要運用,讓學生在不同實驗的假設下,動手驗證結果。「如果老師想訓練創意、批判思維,那便需要用不同評估方法,以往英文科有劃分閱讀、會話、聆聽等部份,『聽講』比例反而較少,現在(教學)有 Show & Tell形式,訓練演說表達能力,同時為學生評估。」而老師設計 Show & Tell形式有彈性,可應用在不同跨科專題研習的口頭報告。 適合香港本土評估 德萃小學總校長朱子穎認同,考試制度可訂立一個客觀性指標,用以分配有限資源:「幼稚園升小一,小五準備呈分試升中,中學升大學,是三個不同的資訊分配的(考試)關卡,然而,除了這三個階段,又是否不住要加強考試?」他強調評估促進學習,是教師透過評估給予學生支援:「評估是否可以有更多的方法,令學生無壓力?競爭反而幫助學習,給成人更多資訊做更多正確(教學)決定。」 近年不少家長嚮往外國教育體系,而近年芬蘭的小學教育亦打破考試傳統。雖說兒童的學術能力標準,不會因地域有太大差異,不過,朱子穎認為,香港因應社會人才需要,看外國教育系統的評估觀念,始終有不同:「每個城市的教育系統,都需要符合那個國家、城市發展需要;香港屬知識性產業城市,只有通過知識增值,才可換取日常所需。而芬蘭地大,一個鎮約500人口,基本上一間學校可以只有20多名學生;那些小朋友沒有選擇,不會用上6小時交通去另一個地方讀書,加上是高福利國家,基本上小朋友的居住地附近有甚麼產業,長大很自然從事那門事業,因此,(與)我們的評估,便是兩個系統,很難互相比較。」 香港兒童則需學習兩文三語,屬立足社會有利溝通條件:「教育功能都不同,香港的教育資源不足,以競爭(考試)去分配資源是必然。而兩文三語是基本能力,其他國家的兒童可能學習一個語言已夠用,就算學多國語言也不是因為考試,而是對那個國家的文化感興趣。」 轉載自:2019-06-14《蘋果日報》德萃校長朱子穎:難與芬蘭比較 全面評估平衡學術與軟技能
Read more
德萃小學因為地理環境和資源問題,學校沒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小食亭。有學生提出以流動商店形式為全校同學和老師提供小食,最後在老師的協助下,用了七個月時間籌備的流動小賣部HOHO VAN正式開始運作。   初時這個計劃並沒有十分周詳,幸得有心人願意捐贈舊車,同學們由改裝車輛開始一步一步籌備流動小賣部。「HOHO VAN 好好玩」得到家長和學生的支持,校方認為這類型的計劃有助培養學生的創新思維,嘗試為社區及生活出一分力,亦能從活動中學習企業家精神,迎接未來的挑戰! 轉載自:2019-05-30《 新城教育+》 流動小賣部正式駛入校園 
Read more
去年,朱子穎校長離開天虹小學,轉到私校擔任德萃小學和漢師德萃學校的總校長。上周六德萃舉辦小一入學簡介會,朱校長表示逾2000名家長出席了解入學資訊。他認為學生上面試班無助面試:「因為唔會估到面試內容,畀小朋友做返自己就可以。」 朱子穎總校長。 德萃小學和漢師德萃學校的入學資訊日已在上周六(18日)舉行,朱子穎總校長表示當日逾2,000名家長出席。席間,朱校長分享小學階段對學生很重要,影響他們是發揮才能,還是限制才能,而該校相信「教育是不設限制」。而德萃即將開辦2間中學,畢業生日後可選擇直升中學,「一條龍」接受德萃的中小學教育。 該校是私立學校,由校長自行安排收生方式,今年則以網上遞表的方式申請入學。「今年的申請由7月22日至9月27日,比其他學校都延長了,因為整個收表的過程、報名費付款也不需人手。」朱校長又指,家長可以任意上載子女的證書和相關資料,但他坦言沒有指定的學術成就或興趣班證書,會加強入學的優勢。 學生溝通表達能力很重要。 溝通能力強有優勢 所有申請學生也能獲得面試機會,以小組形式由5至6位老師安排任務,老師會從中觀察他們的表現。朱校長透露,「任務」有些是需小朋友獨立完成,有些則要合作完成,「從中小朋友會不會讓其他人?會不會分享?」也是老師觀察的重點之一。 朱校長也指,該校主要應用的語言是英語,除了中文和常識科是用普通話教學外,日常溝通的語言也是英話,因此學生的溝通能力和表達能力強的話,必然有優勢。另外,小朋友是否願意表達、勇於接受挑戰和探究新事物,也是很重要的學生特質。 朱校長不鼓勵學生參與面試班,「不要訓練做面試機械人」,而且他認為即使學生上完面試班,也無助面試加分,「因為面試的題目是預測不到,讓學生做返自己就可以」。德萃現時只設有學生面試,沒有與家長面談的環節。 2020-2021年度小一報名日期:7月22日至9月27日 面試日期:10月26日或11月2日   轉載自:2019-05-24《香港01》德萃重視學生溝通能力 朱子穎總校長:鼓勵做返自己
Read more
大家不用擔心,這篇文章不會劇透《復仇者聯盟4》,因為筆者5月份的工作實在太忙碌,至今仍未抽到時間去觀看這部非常受歡迎的電影,因此,本文純粹借這套電影來分析親子間的相處,絕無劇透。 「我為你好」魁隆式想法橫行 如果大家一直有追看復仇者聯盟系列電影,也知道故事發展的關鍵在於大奸角「魁隆」。魁隆與其他電影的傳統壞蛋不同,他並非為了一己之利益,如金錢、王位、統治世界等,亦並非為報復而成為大奸角。相反,他有一個更大的宏願,就是拯救全宇宙!他深諳宇宙如果繼續被大量人口佔用的話,遲早會因資源耗盡而滅絕。魁隆想出的方法,是消滅宇宙一半的人口,以免資源被過度耗用。雖然這個方法不被「正義」的英雄主角們所接受,但確是可以保住另一半人口,讓他們及其下一代有足夠的資源永續下去。這故事有趣的地方,是大奸角由始至終都認為自己的做法正確無誤,甚至視為神聖使命,即使要背負全宇宙的指罵痛恨,受盡惡劣的批評,但消滅行動仍然要繼續下去。 大家想一想,其實在我們日常生活或家庭相處之中,魁隆式想法也經常出現。曾經聽過一個例子,一名媽媽懷有雙胞胎,但到懷孕中期,醫生告知父母雙胞胎能同時存活的機會是零,父母只能選擇放棄其中一個,讓另一個存活下去。這時,父母應如何抉擇呢?或許,這關乎孩子生死的重大選擇,並不容易,但事實上其他大大小小的抉擇,一樣不時在各個家庭中出現。例如每逢5、6月,很多家長都為孩子同時報讀幾間小學,若幸運地獲得多於一間學校取錄,這時,家長會基於什麼原因去替小朋友作出抉擇呢?孩子會明白為什麼替他選A學校而不是B學校嗎? 再微觀一點,我們每天也因着孩子的行為、學習及生活等,作出很多他們不明白的指引和選擇。例如有小孩很喜歡看電視或玩手機,在他而言,根本不明白為何父母要他放下這最愛的事情,專心學習。作為父母的若沒有好好解釋清楚,他們的行徑在小朋友眼中跟魁隆無異,同樣是不講道理,只是消滅了他們一半的玩具、減少了他們一半的玩樂時間。 「仇恨」非良方 問題難解 為人父母的,不妨多解釋我們每一個指令背後的原因,若事事只歸因於「我為你好」、「你將來就明白」等長線概念,孩子們這一刻其實摸不着頭腦。父母可嘗試用一些簡單而直接的例子,以及運用淺白的字眼,讓小朋友明白我們需要他作出改變的原因。 復仇者聯盟這齣電影名字再一次提醒大家,以「仇恨」去處理問題,並不能解決問題。目前社會最需要是正向教育,家長必須以愛及正面信息去跟孩子解釋我們所作的每一個決定,這樣,小朋友才會更有動力去面對成長中的挑戰。 文﹕朱子穎(德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 轉載自:2019-05-21《明報》專欄:復仇者聯盟與親子相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