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a News

    近年一條龍學校很受家長歡迎,因為小朋友入讀小學之後,只要小六成績穩穩陣陣,升上一條龍中學基本上不成問題。德萃教育機構(St. Hilary)現於本港已開辦了2間幼稚園及2間小學,來年9月會除了會開辦第3間小學之外,更會開辦中學部課程,屆時德萃將會提供幼小中一條龍服務。 德萃創辦人徐飛透露,中學校舍正在加緊動工,預計明年5月可以開放予家長和學生參觀。 ^(左起)德萃校董陳耀生、創辦人徐飛、校董曹啟樂、德萃小學總校長朱子穎 100%幼小中一條龍 校長保持緊密聯繫 談到幼小中一條龍最大好處,風采中學創校校長、德萃校董曹啟樂指能夠讓學生減少爭學位的競爭,德萃會保證學生100%由PN班,一直升上小學,直至中學畢業,毋須為爭學位而煩惱。加上師資、課程一條龍銜接,學生自然可以有更好的適應,加快投入學習。 「真正的幼小中一條龍學校,其實在香港是絕無僅有。在津貼學校、直資學校,它們極其量只是做到小學、中學的一條龍服務。我們是由2歲PN開始,一直到孩子18歲。所以我們在香港的官津直資教育體系裏是唯一一間。」 德萃校董陳耀生強調德萃幼小中會保持非常緊密的聯繫,希望能夠全面跟進學生的學習進度,從而在課程、教學方針等多方面作出最合適的編制和修訂。 「我們會以同一個教學團隊去管理各中小學,以及制訂課程。我們亦很重視校長之間的交流,深信中小學的課程將必定可以順利銜接。」 從小培訓資訊素養 避免升中過分份沉迷 譬如在資料科技課程方面,德萃將會為學生準備非常連貫的學習歷程,以幫助他們將來應對未來社會發展。德萃小學總校長朱子穎表示,初小階段會著重培養學生的編程、數理的邏輯思維;去到高小階段,就會讓他們利用實物,例如是機械人、電腦程式等,實踐之前所學的知識理論。去到德萃中學之後,正因為有了堅實的培訓,學生自然便可以更易適應進階的課程和理論。 「由於我們在小學時培養了他們的探究精神、技能,所以當小朋友升上德萃中學之後,就能夠更輕易掌握進深的編程課程,在課堂中有更大的探究發展空間。」 另一方面,在教授學生知識理論的同時,朱子穎強調會培訓學生的資訊素養。「小學開始,除了重視科技發展之外,亦會注重培訓小朋友的『資訊素養』,讓他們明白科技是一個工具,幫助我們學習,幫助我們解決問題,更有效率處理事情。」 ^學生一條龍升上德萃中學之後,即使有更多機會接觸電子屏幕產品,朱校長深信他們都能夠有自控力,不會過份沉迷,影響學習。 同時開辦IB、A-Level 按興趣能力選擇 德萃的最大賣點是探究式學習,譬如在小學階段,學生可以在下半晝的課堂按自己的興趣、能力,選擇心儀的學科、活動就讀。透過走出原有的課堂框框,學生便可以在趣味的活動、互動、實習等,培養探究、邏輯思維能力。即使將來升讀中學、大學,甚至出來社會工作,德萃學生都可以憑藉早已鍛鍊的求知精神,不斷自我增值和學習,應對世界千變萬化的轉變。 德萃小學的課程糅合了3種課程的精髓,包括國際課程IPC、IB的PYP課程和本地課程。德萃中學將會同時開辦IBDP以及GCE A-Level,沒有DSE學制,其中探究式學習模式將會與小學一脈相承,學生將會有更多機會採用學校設施、與外國學校交流,從求知本質自行探勘各種領域的知識。中學部的課程設計可以讓學生按照自己的能力和讀書模式,選擇最合適的學制、學科修讀,以達到考入大學的最終目的。 「假如學生的知識面比較廣闊,喜歡探究式的學習,我們就可以安排他去讀IB課程;但有部分學生的興趣相對比較專注一點,譬如特別偏愛理科,那我們就會安排他讀A-Level。因為A-Level可以專門揀選3至4科去讀,不需要學生分心兼顧其他文科、通識之類的科目」,陳耀生說。 考慮到學校獨特的課程設計,德萃中學在初中時會以本地課程為主軸,並同時滲入一些國際課程的元素。不過,曹啟樂深信,小朋友如果能夠一直在德萃體系成長和學習,無論最終選讀IB還是A-Level,他們都一定能夠應付自如。 「學習會從教室延伸到不同的領域,不會只是40分鐘都呆在座位上聽書。任何地方、任何時間,即使在家中,(德萃學生)都可以學習。我們培養他的自主精神,他就可以隨時隨地不斷學習。」 雖然是一條龍,但曹啟樂強調,學生的品行發展、學術成績等都必須達標,才可以升讀德萃中學。中學部在收取學生的申請表格後,會安排他們在12月14日進行筆試,包括:中文、英文和數學。然後就會從中揀選部分學生,進行第二輪的面試。 「我們不會太高要求,有些東西要去到面試,才會看清楚他的真正本領。大部分的學生都會有很大機會參加下一階段在12月21日的面試。面試當中會有中英文,以及普通話的對答、互動。總體來說,(面試)就是看小朋友有沒有自信心、是否喜歡這種學習環境、懂不懂尊重別人、是否有禮貌、表達能力是如何等等,屆時都會圍繞以上這幾點來測試。」 大光德萃書院(亦即是中學)將於 2020 年9月開學,現正進行第七級(Grade 7、中一)及第八級招生。在一條龍學制下,所有德萃小學、漢師德萃學校、神召會德萃書院(小學部)的畢業生,均可以直接入讀第七級。首年開學第7級共有5班,第8級有2班,每班人數25至28人, 授課語言以英語為主,另外中文科則會採用普通話。第7級學費每年$137,500,第8級為每年$140,800,分11期收取。 轉載自:2019-11-15《Oh!爸媽》幼小中一條龍100%直升 中學部推IB、A-level 雙軌課程
Read more
德萃教育機構董事會主席徐飛(中)、董事曹啟樂(左)及陳耀生(右)表示,大光德萃書院在高中提供兩個國際課程,學生可「因材施考」。 本地私立「一條龍學校」不多,德萃教育機構繼開辦幼稚園及小學後,明年九月將與辦學團體大光園合作,在大埔開辦大光德萃書院,實施中小幼「私立一條龍」辦學模式。該校首年開設五班中一及兩班中二,除中一預留兩班學額予德萃小學,其餘公開招生的中一及中二新生,合共約一百四十人;首年學費約十三至十四萬元。該校高中不設文憑試課程,學生可揀選國際文憑大學預科或英國高考課程,讓學生可以「因材施考」。二〇一五年成立的德萃教育機構,其管理團隊由多位資深學界猛人「坐鎮」,包括前拔萃男書院校長張灼祥、前基督堂幼稚園校長Mrs. Gae Fielding、前風采中學校長曹啟樂、前浸信會天虹小學校長朱子穎和前地理科補習名師陳耀生等,該機構現時管理四所私立學校,包括由德萃開辦位於太子及紅磡的德萃幼稚園.幼兒園,以及大埔的德萃小學;而旺角的漢師德萃學校,辦學團體為香港漢文師範同學會,德萃只主理營運工作,包括課程和教學團隊。 至於明年九月開校、位於大埔的大光德萃書院,是由德萃管理的第一所中學,辦學團體為大光園,是一所非牟利私立英文中學,並以繁體字學習但以普通話教授中文,該校的註冊仍在進行中,下月會公布校長人選。另外,德萃明年亦將與神召會合作,營運第三所私立小學,在黃大仙區開辦神召會德萃書院(小學部)。 德萃教育機構董事會主席徐飛表示,大光德萃書院將會與德萃管理的五所學校,包括幼稚園.幼兒園,以及小學接龍,讓兩至十八歲的學生,可在同一教育體系下接受教育,減少升學壓力,「德萃四年前開始辦學時,我們已表明會盡力爭取開辦中學,之後我們用了三年時間覓校舍,終於找到前身為佛教大光中學、位於大埔錦山路的校舍,該校舍只距離太和港鐵站約十多分鐘路程。」 大光園於一九六二年創辦佛教大光中學,該校因收生不足,〇九年與佛教慈航智林紀念中學合併,校舍因而空置,之後校舍交由非牟利慈善學習中心「生活書院」使用,今次大光園邀請德萃管理及營運中學,由德萃負責課程和教學團隊,明年九月開校,首年學費約十三至十四萬元,校方會為體藝、科創或成績優異但家庭經濟有困難的學生,提供助學金。 董事曹啟樂表示,大光德萃書院有逾三十個課室,將提供第七至十二班(即中一至中六)的中學教育,每班人數約二十五至二十八人,「明年開校會先招中一及中二,中一設五班,其中兩班須預留給德萃小學;而中二只開兩班,故合共最多約有一百四十個學額可公開招生。」他指,為了讓學生有更佳的學習,該校的中英數會分組上課,將五班分成六組,師生比例更低。 曹啟樂表示,除提供「私立一條龍」教育外,該校高中不設中學文憑試(DSE)課程,只開辦國際課程,「所有中四學生(第十班),須先應考英國會考IGCSE課程,校方會因應學生性格、意願、校內成績等因素,建議他們在中五(第十一班)揀選國際文憑大學預科(IBDP)或英國高考(GCE A-Level)課程,讓學生可以『因材施考』,這模式在本地中學和國際學校中,都是沒有先例的,這是參考英國近十年某些私校的做法。」 另一董事陳耀生認為,該校設多元考試制度,目的就是配合不同學生的特質和志向,「精於寫作、有世界觀、喜歡自主學習、有古靈精怪意念的學生,適合讀IB;不喜歡寫那麼多東西,喜歡讀指定範圍、喜歡背誦、喜歡專門科目,可以讀A-Level。」他表示,德萃小學的課程較有特色,學生若升讀其他較傳統的中學,可能會覺得學習沉悶,日後如果能「一條龍」升學,對德萃學生來說,也較易適應。 大光德萃書院現正進行裝修工程,校舍有逾三十個課室。 轉載自:2019-10-11《星島日報》大光德萃書院明年開校 首年140學額公開招生
Read more
家長對私校學位需求大,德萃教育機構(St. Hilary)自2015年創立以來,至今已開辦及營運兩間幼稚園和兩間小學,校方早前宣布將於明年9月營運第三間小學「神召會德萃書院(小學部)」及中學「大光德萃書院」,中學部詳情將於11月16日入學簡介會公布。中學成立後,德萃將提供幼小中一條龍教育,保證學生可100%直升。 5年開6校 打造一條龍教育 德萃5年間開辦6間學校,德萃小學、幼稚園創辦人兼校董會主席徐飛,以及風采中學創校校長、德萃小學、幼稚園校董曹啟樂坦言,學校發展確實比預期快,主要由於家長對學位有需求、幼小中一條龍的吸引力,加上家長口碑,令德萃幾年間於學界冒起。 ▲ 徐飛及曹啟樂(左)指大光德萃書院設有獎學金計劃,鼓勵有才華的學生入讀。(曾有為攝)   除了開辦兩間德萃幼稚園及大埔的德萃小學,德萃亦與其他辦學團體合作,營運及管理旺角的漢師德萃學校、慈雲山的神召會德萃書院(小學部)及大埔的大光德萃書院。徐飛表示在德萃小學2016年開辦之初,已籌備營運中學,以幼小中一條龍為目標。 最終獲得辦學團體信任,成功在競爭者中脫穎而出,取得營運學校的資格,是對我們辦學的一個肯定。 中學校舍大 課程國際化 大光德萃書院前身為佛教大光中學,正在註冊階段,校舍位處大埔錦山路,擁有三座教學大樓 ,校園環境廣闊。校方將於11月動工翻新校舍,預計明年初竣工。中學營運後,德萃將為2至18歲學生提供幼小中一條龍教育。 ▲ 去年兩間德萃小學共提供200多個小一學額,報名人數多達3,000多人。(曾有為攝)   中學以英語教學,中文科及相關科目則以普通話教學,並全用繁體字。課程方面,學校提供國際文憑課程(IB)及英國普通教育文憑高級程度考試課程(GCE A Level),現時本地直資中學大多推行IB及中學文憑試(DSE)課程,或DSE及GCE A Level 課程,大光德萃書院將成為本地唯一一間推行IB及GCE A Level的中學。曹啟樂表示初中採用校本課程,並加入英國課程元素,高中則可選擇IB或GCE A Level課程。 IB修讀的科目強調文中有理,理中有文,學生需文理兼具。在小學階段,德萃已著意培養學生修讀IB課程的能力,透過專題報告式學習、「啟夢者計劃」( DreamStarter)等培養他們探究及邏輯思維能力。曹啟樂希望為學生提供更多選擇,欲專注於文科或理科的學生可選讀GCE A Level,畢業生可經非聯招(Non-JUPAS)報讀本地大學或到海外升學。 ▲ 德萃本著「德以為本,學以精萃」的教育理念,期望培育出品德好、學術強的學生。(曾有為攝)   入學設筆試及面試 校方明年暫定開辦中一至中二,預計中一設5至6班、中二設2至3班,每班25至28人。至於5班中一學額,如何滿足三間小學畢業生的需求,曹啟樂稱小學畢業生約有8至9班人數,扣除選擇升讀其他中學的畢業生,預計學額能應付所需,而截至現時約有50名小六學生決定原校升上中學。 中一預計全年學費約13萬元,校方將於10月16日至12月6日接受入學申請,並於12月14日進行筆試。 筆試考核中、英、數三科能力,小六學生學科成績達B級基本上能應付,我們再從中揀選部分學生面試。 ▲ 德萃小學營造良好語境,學生語言及學術能力突出。(曾有為攝)   德萃教學團隊陣容強大,由拔萃男書院前校長張灼祥擔任德萃小學、幼稚園校監及大光德萃書院榮譽校長,基督堂幼稚園(CCKG)前校長Mrs Gae Fielding出任德萃幼稚園榮譽校長及課程總監,浸信會天虹小學前校長朱子穎則為德萃三間小學的總校長。大光德萃書院候任校長及教學團隊亦受到注意,徐飛透露候任校長是學界名人,擁有管理IB及GCE A Level課程的經驗,他將於中學簡介會上登場。 中學簡介會詳情︰ 日期︰2019年11月16日(六) 時間︰2:00pm-4:00pm 地點︰沙田石門安睦街30號鄉議局大樓禮堂 網上登記︰http://bit.ly/TKHInfoDay   轉載自:2019-10-11 《Topick》德萃幼小中一條龍100%直升 2020年營運中學開辦IB及英國高考課程
Read more
  走街串巷的富豪雪糕車平日見得多,由小學生經營的流動小食車你又見過沒?放學時分,德萃小學的一班小學生和家長聚集在一輛名為「Hohovan」的車前,做開市準備。由準備食物、分發工具到服務他人,全程有條不紊地進行着,小朋友們儘管忙上忙落,忙到滿臉通紅,臉上的笑容依舊不減。拿着食物的「客人」亦紛紛稱讚「好好味」,圍着van仔久久不願散去。 這是源於德萃小學DreamStarter啟夢者計劃──透過提高公眾關注,共享資源,經驗分享,以及眾籌等方式,從小培養學生運用創新思維,為社區帶來改變,從中學習企業家精神,在老師協助下共同完成整年的「發夢」旅程。 親自談判 攜手砌新車 「Hohovan好好玩」組的黃浩斌老師說,由於學校場地和環境限制,成員們構思出利用一輛舊車做成流動店舖,而由於學校沒有小賣部,所以計劃第一步就由流動小食車做起。 萬事開頭難,起初找舊車時,同學們在姚棟材老師和黃浩斌老師的帶領下,親自去到元朗錦田一些劏車場,講解自己的計劃,希望有劏車場老闆願意捐出廢棄車。黃老師回憶起當時的場景,笑言:「一開始個個小朋友意見多多,但是一見到車房師傅就好似鵪鶉一樣不敢出聲。」雖然此次出動沒能成功覓得舊車,但獲得了很多師傅的稱讚。最後一位德萃幼稚園小朋友的媽媽在社交網站看見Hohovan在眾籌,於是給他們捐贈了一台舊貨van。 真車來了,預示着挑戰也來了─如何將車重新組裝變成小賣部?機智的小朋友們請來一些幫工──他們的爺爺,爺爺動手能力強,帶領着小朋友起螺絲,拆卸車裏原有的櫈;裏面重新搭建的木板也由一名家長提供;新車的重新貼膜亦有五年級一對孖女的爸爸教落。黃老師說,如今車仔的營運都交給小朋友想新主意,而且會不斷翻新車身,修補脫落的貼紙,創造其他玩法。 首要健康 合作就事成 小食車的食物種類豐富,「供應商」原來是有心的家長們,他們和小朋友在家裏一起提前準備食物,如燒賣、自家做的布丁、低糖檸檬茶、蛋糕和冷麵等,再帶來學校。成員所用的食具皆是可循環再用的杯、盤子、叉等。四年級的曾子珊說:「我最大的收穫是可以給別人健康的食物,自己也開心地服務別人。」 要做好一間店舖,協調各方好重要。而小組成員亦出現過矛盾,比如在改裝原車的問題上,小朋友們都想爭着拆櫈,但是都不想搬,最後大家互相理解,一起合力搬好。讀五年班的蕭湘說,雖然中間會因為大家意見不同,而出現「拗撬」,但都會一起解決,從中學到了團隊合作的重要。 轉載自:2019-10-04《大公報》報導本校 流動小食部 一切由「棄車」起步
Read more
▲ 德萃現有兩間小學,包括位於大埔的德萃小學及旺角的漢師德萃學校。(張永康攝) 德萃教育機構(St. Hilary)現時於本港開辦兩間幼稚園及兩間小學,近日校方宣布將於2020年9月在鑽石山開辦第三間小學,新校暫名為「神召會德萃學校」。另一方面,德萃正籌備開辦中學部,預計於9月中下旬公布中學部詳情,中學部成立後德萃將提供幼小中一條龍教育。 神召會德萃學校將於明年9月正式開校,提供小一到小四課程。校舍位於九龍慈雲山蒲崗村道91號,鄰近鑽石山地鐵站及黃大仙地鐵站。該校的校曆表、課程、教學及學校政策,均與位於大埔的德萃小學及旺角的漢師德萃學校相同。 ▲ 神召會德萃學校校舍外觀設計圖。(相片由學校提供) 目標幼小中一條龍 德萃由徐飛創辦,教學團隊陣容強大,由拔萃男書院前校長張灼祥擔任校監,基督堂幼稚園(CCKG)前校長Mrs Gae Fielding出任榮譽校長及課程總監,浸信會天虹小學前校長朱子穎則為兩間小學的總校長。 德萃於太子及紅磡分別設立兩間幼稚園,兩間幼稚園與兩間德萃小學結龍,幼稚園畢業生可直升小學部。小學部方面,大埔的德萃小學於2016年創校,而旺角的漢師德萃學校則於去年9月開校。德萃小學推行本地課程,同時融入國際課程的特色,包括國際小學課程(IPC)、國際文憑小學課程(PYP)的元素,著重探究式及專題報告式學習。 ▲ 德萃幼稚園及小學創辦人兼校董會主席徐飛(Terry),目標將德萃打造成幼小中一條龍學校。(陳偉能攝) 現正接受入學申請 德萃幼稚園由即日至9月30日接受2020-21年度入學申請,家長可於學校網頁下載報名表格,填妥表格後連同所需文件,親身或郵寄遞交。面試將於11月至明年1月、2月舉行。德萃幼稚園2018-19年度學費為$67,500,分11期繳交。 至於德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2018-19年度學費為$80,520,分11期繳交。學校由即日至9月27日於學校網頁接受2020-21年度入學申請,並於10月26日或11月2日進行面試。 ▲ 兩間德萃幼稚園分別位於太子及紅磡。(陳偉能攝) 學校將於9月21日舉辦兩場2020-21 年度小一入學資訊日,分享教學理念、課程、幼小中一條龍教育、校舍等資訊,以及小一及插班入學申請程序。 資訊日詳情如下: 日期:2019年9月21日(六) 第一場時間及地點︰ 9:30am-11:00am 講座(九龍窩打老道80號香港培正小學大禮堂) 11:00am-1:00pm 參觀漢師德萃學校校舍(旺角洗衣街22號) 第二場時間及地點︰ 11:30am-1:00pm 講座(九龍窩打老道80號香港培正小學大禮堂) 1:00pm-3:00pm 參觀漢師德萃學校校舍(旺角洗衣街22號) 網上報名連結 轉載自:2019-09-09《 TOPick 新聞》報導 德萃開辦第三間小學 選址鑽石山2020年9月正式開校
Read more
何謂「社會」呢?廣義是指由個體建構而成的群體,當中具有獨特的文化和生活習慣,當人類之間互動及交往,組合起來便可稱為「社會」。如果從父母的角度來看,「社會」是一個讓子女成長的地方,子女完成學習階段,從學校畢業,離開父母師長的保護(或操控),為生活、薪金、工作、理想打拼,即我們所說的「投身社會」。 作為父母及師長,我們總有一種思維,就是要保護我們的孩子,不讓他們被這個「社會」所同化及洗禮,因為我們都認定社會的價值觀總是扭曲,人性總是醜惡。只要把孩子留在學校這個安全的環境,家長及老師便能夠為小樹苗遮風擋雨,他們就可以健康茁壯成長,毋懼外面的風風雨雨。 但經歷過2019年這個暑假,你真的認為自己有能力把社會與學校分隔嗎?無論你的孩子年紀多大,懂事與否;無論你花多少時間盡力避免子女不接觸政治,他們還是有機會從報章的頭版、電視新聞片段、街上的塗鴉,知道今個暑假在香港所發生的一切。你的孩子或許會問:為什麼有些示威者要攻擊警察?為什麼警察要腳踢跪下的市民? 讓孩子遠離政治 有可能嗎? 學校本來就是社會的縮影。試想想,學校裏一樣有「衣、食、住、行」等關係,即是「校服、午飯、課室、校巴」;學校亦有「政治、民生、法律、執法機構、一般市民」,即是「學習政策、學生福利、校規、風紀、學生」。既然兩者的體系設計一樣,今天在社會發生的事情,難道就不會在學校發生嗎? 舉例,風紀在執行校規時,少不免會與同學產生一些衝突;教師處理部分學生服飾或髮式等校規時,總會碰到一些校規沒有清楚說明的地方;中文組的老師在處理學生欠交功課的問題上,有需要時,亦會把學生資料轉交訓導老師。大大小小的衝突總會在有人類的地方出現,那麼社會與學校的分別究竟在哪? 學校雖然是社會的縮影,但我們知道「教育」更重要的任務,除了把知識傳遞給學生,還有要教導孩子「價值觀」,如正義、犧牲、堅持等,但同時亦會教導學生如何寬恕、妥協、和平、慈愛、復和等。 灌輸正確價值觀放首位 如果我們可以在學校裏,把灌輸正確價值觀放在要處理事情的首位,便能輕鬆處理大量人與人之間的糾紛及衝突。學生要關心今天的社會,除了單單空談政治外,學校更應該讓學生身體力行,用體驗的方式來接觸社會。我們不能讓孩子一邊說關心香港的未來,卻只是空談眼看不見20年之後香港的政制發展,但就不去關心眼前有需要的人。在這個紛亂的時代,我們更應讓學生先關心今天在學校社區中有需要的人,如學校附近的長者、露宿者或低收入人士。 當學生透過服務學習,更切實了解到現實社會的結構,或可化為更大的學習動力,因為孩子明白用學習來裝備好自己的原因,就是要改變未來的社會,讓社會上的人生活過得更加快樂。 轉載自:2019-09-3《明報》社會與學校的藩籬
Read more
漢師德萃學校小二至小四DreamStarter小組――德萃小先鋒,走出課室運用設計思維(Design Thinking),動手改善自己的社區。 第一步 了解大家的夢想 德萃小先鋒成員來自不同級別和班別,大家以「夢想」會友,從而認識彼此。小先鋒的夢想有動物園園長、樂高店店長、賽車手、農場主人、足球員……這奇妙的關係從此開始。 第二步 聚焦問題 老師引導小先鋒思考追求夢想的歷程,還有會遇到的挑戰。小先鋒知道追求夢想之路不易後,願意先從自己學習的社區開始,盡一分力,從挑戰中學習,從而裝備自己,繼續追夢。 (漢師德萃學校圖片) 第三步 了解和走進旺角社區 小先鋒每天到旺角上學,但是對學校的周邊並不熟悉。他們決定走出校園,巡視街頭,找出旺角面對的社區問題。機靈的他們很快就歸納出旺角面對的問題,例如有環境衞生差、人多車多、居住環境破舊等等。 第四步 為社區問題發聲 既然問題找到了,小先鋒決定將視察所得告訴區議員,希望能改善問題。小先鋒先總結了旺角的社區問題,再寫在信紙上,郵寄了給區議員。奇妙的事情發生了,議員甚為感動,願意來校面見學生。他還為各Dream Starter小組上了一節關於區議會運作的課,深入了解了前線地區工作者的工作性質。 (漢師德萃學校圖片) (漢師德萃學校圖片) 第五步 服務社區 小先鋒決定為旺角區再多做一些事。他們在街上訪問路人,搜集路人對旺角衛生問題的 意見。他們也舉辦了簽名活動,希望路人也能關注旺角的環境衛生問題,從而希望政府也能正視這些問題。小先鋒利用網絡的力量,拍攝了「不要亂抛垃圾」的影片,並上載到YouTube,以宣傳愛護環境。他們還去了洗衣街公園撿垃圾。 轉載自:2019-08-21《香港01》漢師德萃學校DreamStarter走出課室動手改善自己社區
Read more
怎樣的學校才算是”Happy School”呢?一群來自德萃小學(下稱「德萃」)的小一、二年級學生,就覺得愉快校園應該充滿歡樂的笑聲。於是繼去年底Dreamstarter募資日後,德萃的HaHa Harmony(哈哈哈埋嚟)組便開展為期一整學年的笑話分享大行動,冀盼透過分享笑話和IQ題,以好玩輕鬆的方法來拉近師生之間的距離,甚至希望將快樂從校園廣傳至社區不同的角落。 校園多元文化引發靈感 今年是德萃革新的一年,新校長接任、校園大翻新、師生人數亦大增,當中不乏來自 五湖四海,如非洲、澳洲、中國、哥倫巴亞、韓國、日本等,小小校園彷如聯合國, 存著多元種族與文化。 14位來自小一、二年級的學生因著Dreamstarter計劃而走在一起,一方面努力適應初 小的新生活,同時又覺得要跟不同背景的老師、同學打成一片,好像不太容易。在 Dreamstarter啟動初期,組員們腦裏不禁存著一大個問號:有什麼東西可以讓校園生 活更融洽快樂呢? 就這個問號,組員們紛紛提出不同的建議來,譬如有組員提議在校內售賣健康零食,又有說賣壽司、賣玩具、賣DIY飾物、賣書包……經過一輪討論和思考,指導老師和組員們都發現,所提出的點子其實離不開一個核心價值——讓人快樂。然而,有什麼渠道能實踐心目所想呢? 十幾個小腦袋又再震盪,終想到以「分享笑話」為最好玩和最直接傳遞快樂的方法,於是訂定目標,包括以出版、手機Apps、影像、Roadshow或電台廣播等渠道分享快樂,讓人與人之間變得和諧,生活更添樂趣。 先學「講」出自信來 HaHa Harmony組在指導老師帶領下,著手搜集不同的有趣笑話。 但要以笑話逗人歡笑,總得用上適當的說話技巧。指導老師發現組員們大都不慣站於人前說話,即使敢於站出來,說起話來不是聲線太小,就是表達力弱,無法把笑話的趣味演繹出來。 於是,組員的學習就由基本功入手。指導老師花上三個月的時間,訓練組員們說話技 巧,由個人演說到分組演繹都有,透過不同題材的笑話,各組員學習咬字發音、語氣 、表情、動作等,亦藉著說話技巧訓練來建立他們的自信心。 不僅如此,指導老師更邀得「2018十大傑出青年」得獎者之一的印裔廣東話棟篤笑藝人阿V(Vivek Mahbubani),現身校園親自向組員分享其創作和說笑話的心得,又即場指導組員們如何演繹笑話,令組員獲益良多。他更鼓勵組員們嘗試作生活小筆記,把日常生活的有趣事情記下來,再加以想像力,從中發掘創作笑話的靈感。 由圖像到文字學造書 出版笑話書是HaHa Harmony組的共同夢想。但一本書是怎樣誕生的呢?這問題可真 考起這群初小生了。 指導老師發現這班只有初小程度的組員們,文字表達力較弱,但卻很喜歡畫畫,每每 能以圖像表達自己的想法。於是,在計劃實踐的過程中,指導老師經常請組員畫畫,例如自畫像、為笑話畫插圖、畫最近發生的難忘事等等,透過他們親繪的圖像和自製8頁小書,來訓練組識力及表達力,並教導他們怎樣以簡單的文字表達心中所想。 出版書籍需要專業知識。為了讓組員們對書籍製作有多點概念,指導老師請來資深廣告人周廸倫先生,為HaHa Harmony主持兩節的書籍排版及設計工作坊,講解書的結構和示範如何以電腦軟件為書籍進行排版及設計。組員們亦有機會嘗試將自己設計的圖像改頭換臉,感覺好玩又新鮮。 小息Busking與眾同樂 經過大半年的努力,組員們已搜集了好些笑話,並加以改編及配以插圖,成為HaHa Harmony組自家製的笑話。但只有組員們互相分享笑話,談不上達致建立Happy School的目標。 於是,指導老師為組員們特意於小息時分,於校園一角來個「快閃Busking」,聯同另 外兩組Dreamstarters——Rubbeatz及HoHoVan,在短短15分鐘的小息來個笑話、小 吃加音樂的分享環節,組員們把演練好的笑話與過百位同學分享,場面熱鬧又笑聲連連。 從大氣電波送放笑聲 於校園分享笑話,成為HaHa Harmony組實踐夢想的重要里程碑,不過怎樣才可能再 多一走步,把快樂由校園輸送到社會不同角落呢? 在偶然機會下,HaHa Harmony組得到香港電台第5台的邀請,於「普出校園精彩」節 目中接受訪問,分享計劃的理念和追夢的點滴,更有機會於大氣電波分享笑話,將快樂廣傳;不僅如此,組員們藉機會深入錄音室,認識廣播業的工作與環境,成為他們難能可貴的學習機會。 募資成功「書」送快樂 走過大半年多方面的摸索與嘗試,過程中有不斷重複的練習,有突破自我的新嘗試, 組員們對共同的目標多了清晰和投入,來到最後一個目標,就是出版屬於HaHa Harmony的笑話書。 然而,在構思出版的初期,HaHa Harmony組發現資金根本不足以支付出版費。於是,指導老師為組員們撰寫募資信,廣發給組員們的家長群。沒想到,一呼百應,短短兩星期內,由最初的2百多元資金躍升至9千多元,足夠支持HaHa 
Read more
「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的階段,離世是人生旅程的終點。然而許多家庭對死亡這個話題十分避諱,導致小朋友產生陌生的恐懼。有學校嘗試從生命教育入手,灌輸正確的概念,希望改變、加深小朋友對生命的認知。 早前,德萃小學與基督教銘恩堂大埔堂銘恩中心合辦了一系列以「為長者留下最美一刻」為主題的親子義工活動,推行生命教育,德萃小學的家長們帶同子女,齊為社區內的長者免費進行表演,並提供剪髮、化妝、分派食物、拍證件照等服務,讓他們為長者人生最後階段作出服務。 ^家長義工為長者準備食物。 ^家長義工和其他義工為長者化妝扮靚。   長者與小學生接觸 有「孫」的感覺 參加的家長希望為長者帶來愉快的一天外,也讓子女學懂愛與支持社區內的長者,做個富人情味、樂於助人的小朋友。「我想讓小朋友多點接觸長者,從中學會如何尊重長輩、互相了解、幫助有需要的社群。」 「現今小朋友很多是為讀書而讀書,他們少了接觸社會的機會,香港生命教育的課題需要更普及化,應多了解長者與青少年的關係。」 ^小助手在旁幫手清潔場地。 ^有小學生為長者摺出「紙飛鏢」,有長者坦言對着小朋友有對着「孫」的感覺。   負責遊戲的基督教銘恩堂大埔堂銘恩中心義工Anita指出,看到小朋友與老人家玩得十分融合。「老人家很喜歡小朋友,一看到小朋友就很開心,如早前我們與小朋友在街頭派發宣傳單張時,我們刻意告訴老人家有小朋友表演,他們立即答應出席,可見他們真的很喜歡小朋友。」有長者形容與小朋友相處,有跟「孫」玩的感覺。 ^同學仔齊齊為長者落力演奏。 ^長者們細心專注地欣賞學生的個人表演。   離世後在天上重逢 Anita補充,「其實小朋友知道,人有生老病死,平常看電影,都有生離死別的畫面出現,很令人痛心。但我告訴小朋友,信仰告訴我們日後會在天間再見,不要怕,那是生命循環。」 透過今次親子活動,除了增加兩代交流,另一重意義是幫老人家拍下一張「證件相」。 ^Anita表示,是次活動讓小朋友與老人家溝通,訓練耐性,學習關愛。   「證件相」的意義 所謂「證件相」,說白就是為長者們拍一張「車頭相」。活動先為長者們悉心打扮化妝、打造髮型,然後進行拍攝,希望日後老人家在出現不幸狀況時,也能夠有一張相片,紀錄了他們最美的一刻。 在家長義工與老師的帶領下,小朋友會在活動中,在不同範疇上,擔任「小助手」的角色,例如協助家長義工與老師完成任務。當中,小朋友需要親自與長者互動與交流,細心聆聽長者的需要和了解其心聲。 「活動完結後,我們會與小朋友解釋,老人家並不是真的需要一張證件相作旅行用;反而是當他們生命到了人生最重要的一個旅程,生命完結之際,這張相片象徵意義會變得非常大。我們希望他們以好的妝容、漂亮的衣服、燦爛的笑容,在與小朋友相處最開心的時間,去拍下這張照片,留下記念。」   ^小助手正為伯伯「打呔」。 ^伯伯在小助手和義工的整理下,顯得文質彬彬。 ^攝影師為伯伯留下了「美麗下的一刻」。  ^徳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朱子穎指出,「在書本上,常常提及如何關懷老人家、如何體會生命等,其實這種『紙上談兵』的方法效用不大;最重要是體驗,要讓小朋友親身體驗一次。與老人家最傳統的相處方式,就是去探訪老人院。然而,這些一次性的服務,我們認為實踐不難,但成效真的大嗎?」這個問題很值得學校反思。   讓小朋友反思生命的意義 徳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朱子穎坦言,在我們華人文化中,尤其在香港此地方,許多父母也很避諱談及「生與死」。 「這次活動除了幫助老人家外,更重要的是,與小朋友反思生命的過程。我認為反思過程並不容易,所以為甚麼要邀請父母一起參與,就是因為中間有很多需要Debriefing(解說),需要父母與小朋友談談生命歷程。」 ^家長義工正為長者精心打扮。 朱校長直言,「死亡不會理會你的年齡,不會因為你是九歲而延後找你,或是因為你九十歲才來找你。每一刻,也可能要面對死亡。」他認為認識死亡,才能擁抱生命直正的價值;把握當下,明白珍惜所有才最實在。 但當我們提及「死亡」,大家也會覺得待小朋友長大後才理解;但死亡其實每天也在我們身邊出現。死亡不會因為你還小,而選擇不在你身邊出現。因此我們如何教好我們的小朋友,這正正是學校教育需要做的責任。 朱校長形容自己於活動中,看到一個美麗的畫面。一位平常對自己子女照顧有加的媽媽,今天化身為專業的髮型師,她持起自己的專業,指揮兒子,幫手完成任務,過程中兩母子十分合拍。「這讓小朋友充份觀察到,原來平常照顧自己的媽媽就是這個模樣,當家長親身服務社群的時候,也是小朋友能從身教中學到最多東西的時候。」 ^同學細心聆聽「指揮官」的命令,輔助母親,遞交工具。 ^家長義工為長者們度身打造新髮型。 身教形式實踐德育 德萃小學創辦人兼校董會主席徐飛指出,「我們〈學校〉很努力去以親身體驗、身教的形式實踐德育,比起書本上的文字、或者灌輸式的影片,更有實質的作用。希望小朋友能在實踐中學習,如在實踐中會經歷被老人家拒絕、會被不認同,這些情況也是學習過程之一。」 「當他們幫助到老人家,對他們長遠身心發展的幫助非常大,德育觀念、對老人家的尊敬也會加深。」 ^徐飛(左)及朱子穎校長都認為以體驗形式教德育成效更好。 朱校長指出,德萃小學成立了「家長義工親子義工隊」,希望日後可以通過組織,以家長的專業知識、對社會的觸角,舉辦有意義的親子義工活動。徐主席補充,學校會於未來繼續推廣義工活動,他深信香港社會有更多長者需要幫忙,希望繼續為香港不同社區略盡綿力,回饋社會。 ^物輕情義重,長者收到富人情味的紀念品後難掩喜悅。   轉載自:2019-08-05《Oh!爸媽》【德萃小學親子義工活動】從親身體驗學習擁抱生命 為長者留下最美一刻
Read more
作為父母,你有沒有在孩子面前說過:「今次死都唔掂」、「今日真係好鬼死攰」?廣東話裏很多時都會用「死」字來作助語詞,強調事情的迫切性,以「死」控訴都市生活的壓迫感。但另一邊廂,在華文文化裏,其實很忌諱「死」這個字,老人家不喜歡聽,認為這是「大吉利市」;我們更加不會與孩子談論死亡,因為死亡實在太恐怖,小朋友仍未有成熟的心智去了解。 「死亡」避不過 如何正視? 然而,大家不妨細心想一想,「死亡」真的會因為孩子年紀小而不會在他們面前出現嗎?事實上,「死亡」要出現,誰也沒法擋。孩子有可能要面對寵物死亡,也有可能是照顧者死亡,亦有可能是同輩的死亡,再可怕一點,孩子亦有可能因着種種原因,面對自身有可能死亡的現實。當中最可怕的,就是突如其來的意外死亡事件,不論是獲悉身邊人意外過身,甚至是目擊死亡事件,都有可能在他們的心靈留下烙印。 當「死亡」來到,成年人要忙着處理各種身後事,也要處理身邊人的情緒。然而,如何幫助從來沒有死亡心理預備的孩子去面對這件突如其來的事,卻是很多人都會忽略的。特別是我們中國傳統思想,常叫孩子不要接觸、不要了解、不去面對「白事」,因此當孩子面對死亡時,由於從沒有得到教育及認知,對心理或會構成影響,亦可能會產生很多未知的幻想。或許,當刻問題不會浮現,但隨年歲增長,破壞力便會出現。 閱讀生死教育繪本 教育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裝備我們的孩子去面對人生不同的挑戰及苦難,因此,生死教育是一門不可或缺的學習課題。及早讓孩子明白死亡是生命的必經階段,讓他們了解死亡不止是負面的情感,亦可帶來很多正面的生命傳承和價值觀,使孩子更懂得珍惜目前所有,以及感恩每天能夠與家人、親友相聚的日子。 在家庭裏要與孩子談論生死,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跟他們一起閱讀生死教育類別的繪本 (幼兒至初小)或觀看一些有關生死的心靈電影(高小至初中),通過繪本或電影的故事內容來打開話匣子,與孩子談論生死。成年人要坦誠把生命離合的現實告訴小朋友,告之父母及照顧者也會有離開的一天,亦從中聆聽他們對生離死別的擔憂,從而建立更強大的家庭連結。 學校也能夠推動生死教育的,就以德萃小學暑假前的一個影「證件相」的活動為例。我們先請孩子們親自設計宣傳單張,再走到街頭邀請70歲以上的長者來到學校,並由專業的化妝及理髮師義工替他們化妝和理髮,然後便為他們免費拍攝一張證件相。 當天活動結束後,我們與孩子作活動總結,問他們為什麼70歲的長者還需要影證件相呢?孩子們大多數以為,是因為他們需要做簽證去旅行。但後來,孩子開始意識到,長者既已行動不便,還要經常坐飛機周遊列國嗎?一直討論下去,孩子們終於明白到,人生最後的旅程就是「死亡」,這張笑容燦爛、充滿喜樂的「證件相」,最終很可能會成為公公婆婆的「車頭相」。體驗過這個活動之後,孩子們更能反思生命的價值及意義,這就是一課寶貴的生死教育課。 作者簡介﹕一直致力實踐教育創新,當過浸信會天虹小學「白武士」5年,把它從殺校邊緣挽救回來,成為教育界佳話。 教學網誌: FB.com/mrchuclassroom 文﹕朱子穎(德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 轉載自:2019-07-30《明報》專欄:寶貴的生死教育課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