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a News

小學今(19日)起分階段恢復面授課堂,學生對重返校園但要每天快測有何感受?此外,有校方細述相關的檢測、課堂安排。 轉載自:2022-04-19《無線電視》東張西望 報導本校小學生開始復課, 學校會如何準備防疫措施?
Read more
Students at St. Hilary’s Primary School have a class on April 19, 2022, as primary schools in Hong Kong reopen after the city’s worst wave of COVID-19 outbreak has subsided. (CALVIN NG / CHINA DAILY) HONG KONG –  Primary school students in Hong Kong can finally meet again at classes 
Read more
轉載自:2022-04-19《香港電台》自由風自由PHONE :小學今日起分階段恢復半日面授課堂  
Read more
旺角這間小學同樣先安排小四至小六學生回校上課,不過校方就要求交快測棒查核,又要求師生將檢測結果上載至內聯網。有學生忘記帶檢測棒,老師就會檢查網上紀錄才准上課。 若真的忘記做,學校會提供檢測棒,由家長或陪同人士在操場為學生做。 潘同學指出:「我可能要早點起床,因為無時間了。」 家長李女士說:「昨晚要安撫下,否則不願意(檢測)。」 家長馮先生稱:「過去數年不時停課,對他們而言,能否與其他小朋友社交是一個問題,現在反而好些。」 校長指要求交回檢測棒,是希望增加家長對復課信心。 漢師德萃學校校長馮鑑邦表示:「多做一層工夫,要寫下同學的名、班、學號、檢測日期以及時間,確保檢測棒準確。我們相信家長和同學,但如何讓全部家長和同學都有信心及送小孩上學,所以我們有雙重保障。」 雖然這間學校全校八成學生已接種兩劑新冠疫苗,但同學上體育課都要全程戴口罩,而課程會改為較輕鬆的體能活動,好像這堂就一起跳繩。 轉載自:2022-04-19《無線新聞》全港小學今起分階段復課 有個別家長認為疫情仍嚴峻為子女請假
Read more
  小學今天起率先分階段恢復半日面授課堂,全校師生每天都須做快速檢測,呈陰性結果才可回校。 在旺角一間小學,先安排小四至小六學生回校。乘校車學生,學校要求保母協助,在校車上收集學生的檢測棒,帶回學校;由家長接送的學生,須自行將檢測棒帶回校核實。 校方又要求師生將檢測結果上載至內聯網。有學生忘記帶回檢測棒,校方要檢查相關記錄才准上課。 亦有學生忘記做檢測,學校提供檢測棒,在外傭協助下,到操場進行快速檢測。 被問及有否方法提醒自己或姐姐,明天記得做快速檢測,潘同學回應:「我可能要早點起床,因為沒時間了。」 家長李女士說:「今早6時40分叫醒她,她不太喜歡『撩鼻』,都頗麻煩,昨晚要安撫一下,否則不願意(檢測)。今天還好因為我有兩個小孩,另一個三年級未上學,否則兩個一起上學就麻煩些。」 家長馮先生稱:「她今天好像很興奮上學,可以面對面見到同學、老師。過去數年不時停課,對他們而言,能否與其他小朋友社交是一個問題,現在反而好些。」   轉載自:2022-04-19《無線新聞》小學率先分階段復課
Read more
「暑假」快將結束,本地高小學生,最快可在本月19日(下周二)回到學校上半日課。在社區仍然有隱形傳播鏈、未「清零」情况下恢復面授課,學校都嚴陣以待。亦考慮到家長的疑慮,部分小學更繼續提供網課,照顧不同人的需要。 防疫措施升至「最高級別」 「我覺得應該有得揀,要把選擇權交給家長!」天主教領島學校校長李安迪表示,校方難以掌握每個學生的身體狀况,也無從了解每個家庭在疫情期間經歷過什麼事情,部分家長對恢復面授課有憂慮,是可以理解的,因此該校在開學後,將採取面授與網授同步進行的運作模式,而課堂設計亦會以網課為依歸。「意思是,不是純粹直播課堂給在家的學生觀看,我們在課室現場,會繼續沿用網課的教學平台,善用e-learning的電子評估、互動遊戲,這樣在家的同學一樣可參與答問、分組討論,那就雙贏,各個持份者都兼顧到。」 重新開放校園,李安迪笑稱,會把防疫措施提升至「最高級別」,包括定時消毒、嚴格限制社交距離等,而為減低校園爆發風險,校方短期內亦不會申請恢復全日面授,「就算學生疫苗接種率達標,但打了針不代表不會感染,始終小朋友除下口罩一起吃午飯,就會有風險」。 首要重整常規 助SEN童融入 他又說,開學後首要任務不是追趕課程進度,而是重整學生的常規、態度,也會加強支援SEN(有特殊學習需要)學生,「開學前一周,會在網上替有需要的SEN學生尤其是自閉症的,做社交情意訓練,始終太長時間沒有回學校,都擔心他們會不適應。開學後,我們亦會作抽離教學,先讓他們循序漸進融入校園生活,情緒穩定後,再重回課室」。 德萃幼稚園部及小學部總校長朱子穎則說,學校有兩大功能,除了傳授知識,還可釋放勞動力,讓父母可安心上班,所以,當政府評估了疫情風險,認為現階段適合恢復面授課,該校會在做足防疫措施下,給學生提供最大的學習機會。但他補充,以德萃小學為例,目前有部分學生仍身處海外,或基於不同原因未能即時回校上課,所以校方會繼續提供網課,讓孩子在過渡期內,可在家學習。「透過熒光幕,師生可以有基本的互動,但當然,小朋友在學校會有更豐富的社交經驗,這方面家長就要有取捨。」 回校有社交 總比網課開心 三水同鄉會禤景榮學校校長李小寶亦鼓勵家長,在疫情受控的情况下,盡可能讓子女回校上課,「網課帶來的學習差異是大的,就算撇開成績不談,也難以兼顧學生的身心發展」。她相信,小孩子在校園跑跑跳跳,跟同學一起玩耍,總比獨個兒在家上課開心。由於禤景榮學校較多跨境學童,李小寶稱疫情爆發以來,已抽調部分教師以網課形式專門照顧這批學生,所以開學後,很難再有額外人手為本地生提供網課。   轉載自:2022-04-12《明報》 復課準備:疫下復課 小學嚴陣以待 面授網授同步 父母有得say
Read more
農曆年假結束,香港學生突然來了一個提早的暑假,轉眼間又到復活節假期,我們的孩子已經很久沒有回學校上課,加上不同的社交距離限制措施,讓大部分香港家長迫不得已把孩子留在家中,連到公園跟其他小朋友遊玩的機會也沒有,孩子們已經有一個多月,沒有與自己同齡的朋友及同伴相處,究竟對孩子成長及人際關係發展帶來什麼衝擊和影響?   孩童成家庭中軸重心 按家計會調查報告,香港家庭平均子女數目為1.2至1.3名,「一孩家庭」比率接近四成。在停課期間,學童留在家中,主要照顧者如父母、祖父母或工人姐姐,都會按着他們的需要及喜惡來安排起居飲食。孩子餓了,會安排下午茶;孩子需要上洗手間,馬上讓他們先去,小人兒成為了家庭的中軸重心。為幼兒而設的學前教育(即幼稚園),最大的功能是給予孩子體驗群體生活,把從自己為中心,慢慢轉移到學會與一班同年紀的孩子相處,他們要明白作息時間表不是按照自己一個人的意願去運作,而是按着群體的需要來編排。學生餓了,在茶點時間才可以進食;學生想去洗手間,需要在小休時間排隊。孩子們要明白有些活動安排未必是他最想要的,但因着群體利益的緣故,也需要放低自己的主見,參與不同的集體活動。   人際相處需要經驗式學習 作為成年人,我們在不同的人際關係裏,總會遇到不同性格的人,有強有弱,我們要在社群裏生存,就得學習如何妥協及協調。人際相處的技巧不能紙上談兵,要孩子學會「謙讓」,總不能單單叫他們在詞語簿上重複抄寫4次,便認為他學會了「謙讓」。學習「謙讓」 的不二法門,是在安全及成人監察的環境下,讓孩子在群體生活中經歷爭執的過程,明白到自己退一步,能夠成就別人,平和地解決相處的問題。   盡力提供群體學習機會 過去兩年,香港學生的確缺乏群體生活,而且大家都是戴着口罩,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難免比以往疏離。作為家長,我們不能只被動地期待4月中旬復課,反之,可以在疫情期間,提供一些社群學習的機會給孩子。舉例,當家長與孩子一起看電影或閱讀故事書的時候,如果情節上有一些群體相處的情景,家長不妨先暫停故事的情節,與孩子商討一下,向孩子分析角色如何應對等。另外,家長也可相約孩子的6至7個同學每星期作30分鐘視像會議,每次都設一個分享主題,譬如我最喜愛的圖書或玩具,讓孩子們自由地分享,並刻意由他們主持視像會議,當中必然出現孩子們爭相發言等情况,家長應放手讓他們自行解決,從經驗中學習互相尊重。 事實上,疫情導致長時間停課,教師和家長應留意的,不單是學生學習進度,而是人與人之間相處的經驗和技巧。 文:朱子穎(德萃幼稚園部及小學部總校長) 轉載自:2022-04-05《明報》專欄 孩子長期缺乏社交    
Read more
第五波疫情帶來的特別假期已經展開,全港學生提早「放暑假」,但疫情下難以外遊,故有學校就提供多元化網課,讓同學們停課不停學。Elsie跟德萃幼稚園部及小學部總校長朱子穎傾開,他說就今年的特別假期,德萃小學部和幼稚園部均設網課,前者涵蓋音樂、藝術和體育,後者則希望透過有趣的學習活動,維持幼兒的社交。 德萃幼稚園部及小學部總校長朱子穎趁這個特別假期,讓兒子自訂時間表。   朱校長說,由於這個特別假期始終是「暑假」,所以學校亦會讓老師放假,有些外籍老師更會回家鄉度假,因此小學部的網課是非學術性質,主要圍繞音、體、美,由老師預先或定期上載教學短片,學生可跟隨短片學習,挑戰自己。「以音樂為例,我們的學生早前創作了一首歌曲《It\’s time to Shine》,老師拍攝了該歌曲以不同樂器演奏的教學短片,包括鋼琴、結他、打鼓、小結他、小提琴等等,學生可隨時看短片學習,並錄下自己演奏的片段。假期結束後,老師就會收集片段,並剪輯成一段音樂短片。」 至於幼稚園部的網課《SH Hurray for Friendship》,則以Zoom和短片的形式進行,校方會定期提供玩具教材套,由家長到校提取或由校方送遞到學生家中。學生在周一至五,每日最少有二十分鐘的互動網課,內容包括英語學習遊戲、中英文故事、拼音及生字的卡片遊戲等,逢周五的網課則較多元化,內容包括跆拳道、視覺藝術、體育和音樂等,上課時間也較長。 為維持幼兒的社交經驗,德萃幼稚園部周一至五仍設Zoom課堂,讓學生見見老師和同學。 定期提供玩具教材 朱校長說,為幼稚園學生提供Zoom的課程,是因為近一、兩年才入學的幼兒,停止面授課程的日子多,導致他們欠缺社交經驗,故校方在特別假期仍安排網課,讓小朋友可以跟老師和同學在網上見面,維持社交,學習與人交流。 事實上,不止幼稚園學生,全港學生在這兩年的疫情下,上學機會大減,失去很多群體相處的機會,「近代小朋友和過往不同,未必有很多生活經驗,好像有很多K3學生,連花市都未行過,社交經驗少很多,認識新朋友時,亦只看見他們的眼睛,然而,幼兒卻很需要透過面部表情,閱讀別人的感受和情緒。」 開Zoom討論學溝通 所以朱校長認為,家長在這個特別假期,即使在家中,亦可有不同方法,教授孩子社交技巧和生活經驗。他指如果子女讀幼稚園或初小,就可趁和他們看卡通片或讀故事書時,在有關社交群體的情節停下來,然後問他們,如果有關情境發生在他們身上,他們會如何應付?「舉例看《多啦A夢》時,可問︰『如胖虎欺負你,你會怎辦?』從而了解他們的想法,再加以教授。」 如果子女年紀較長,則可為他們安排五、六位同學,在約定的時間一同Zoom,家長可提供一些題目讓他們傾談,例如喜歡的書籍,讓孩子們自己討論,家長盡量不參與其中,即使孩子們有時討論得較激烈,亦讓他們自己處理局面,從中學習如何溝通。 Elsie知道,朱校長本身也是父親,有個八歲的仔仔,自然也請他分享,如何為兒子安排「暑假」。聽他說,他為兒子報讀了數個網上課程,但內容和時間,則由兒子自己安排,目的是訓練他自主學習的能力。 德萃小學部上載不同的教學短片,讓學生可以在家自學樂器。 孩子安排善用時間 朱校長認為,即使在長假期中,小朋友也要過有規律的生活,並按時間表作息,所以他在這個特別假期,讓兒子參加了多個坊間機構舉辦的網上課程和活動,例如繪畫、運動、編寫應用程式(App)的課程,以及教會的《聖經》班等,而這些課程,都由兒子按喜好選擇。 至於網課以外的時間如何度過,也由兒子全權安排。「我只列了一個checklist,要求他在時間表上有這些元素,內容包括運動、音樂、閱讀,甚至每日要飲多少杯水,都清楚列出,能完成的話,會有獎勵。」朱校長指兒子的時間表,還要求每日跟爸媽玩Board Game(桌上遊戲),滿足自己的興趣。 朱校長說,讓兒子自己安排時間表,是培養他自主學習的能力,因這種能力除了有助學習,對未來的工作也有用,「自主學習第一個層面,就是懂得安排時間。現時有六成工種,都可以在家工作,而員工能否按時完成工作,就看他如何安排時間,所以及早學習安排時間很重要。」他指在上課的日子,不論面授還是網課,學生都有既定的時間表,加上日常既定作息時間,實際可由小朋友安排的空閒時間不多,趁這個特別假期,家長不妨讓子女試試,學習安排自己的時間。   轉載自:2022-03-29《星島日報》德萃多元網課 幼兒保持社交
Read more
去年內地政府推行教育改革,立法規管學校功課數量和考試,以紓緩學生學習壓力,內地學校如何適應這種新的教育模式?其實在香港,有學校亦採用類似的教育模式,它們的情況大致如何? 轉載自:2022-02-17《無線電視》大灣區解碼:教育雙減政策 
Read more
虛擬實景(VR)及元宇宙(Metaverse)是最近的熱門課題,在不同的教育展覧或刊物,都見到有教育機構,開始在課室引入VR元宇宙。 不知道參與推廣的教育工作者及校長,自己家中有沒有擁有至少一台VR頭盔或設有Roblox的帳戶,有否使用過VRChat與陌生人聊天?我早在2012年,已經在Kickstarter眾籌平台中購買了第一台Oculus Rift,並與伙伴成為最早期的VR Developer,共同開發VR上的教育應用。我亦擁有不同型號的VR頭盔,也喜歡使用VR平台及元宇宙平台與人溝通。我不敢說自己是這方面的專家,但可能比別人較早開始探討VR上的教育應用,正因如此,我反對13歲以下兒童透過沉浸式VR進入元宇宙平台,無遠弗屆地接觸完全不受規範的虛擬世界。 VR擾亂兒童身體腦部協調 沉浸式的VR其實不是新鮮的技術,隨着VR頭盔屏幕解像度更高,配合主動式紅外光學及多軸的陀螺儀定位系統,VR系統能夠模擬出佩戴者頭部的所有運動,加上高動態(HDR)、運動模糊(Motion Blur)及景深(Depth of field)等圖像軟件技術,使沉浸式VR軟件能實時獲得頭部於真實世界的位置,再創建虛擬物體場景。簡單來說,人類原始接收物理世界的感知功能:視覺、聽覺、前庭覺及反射觸覺,電腦系統都有能力模擬,在理智上,用家是知道自己坐在沙發使用VR的,但大腦接收的所有信息卻在告訴你,正身處另一個超越物理的虛擬世界。 在教學上,讓學生短時間(約3至5分鐘)使用VR來觀看實景短片,能營造親歷其境之感,但若長時間讓心智未成熟的兒童使用沉浸式VR,我認為就像訓練太空人適應無重狀態的情况一樣,對未完全掌握現實物理的小朋友來說,等同在訓練他們突破人類原生應有的協調性,以及自我保護的危機感。 雖然目前仍未有大量科學研究證明上述觀點,但美國科普網《每日科學》(ScienceDaily)在2021年的研究初步發現,由於兒童的身體及頭部運動協調性正處於發展階段,所以他們使用沉浸式VR系統時的反應,與成年人不同。新奇的感覺會讓孩子大腦不知所措,並嘗試移動頭部和身體來對抗電腦的模擬 ,結果顯示沉浸式VR會影響兒童的原生協調性。 過去兩年,學生經常透過網絡學習,也令不少教育工作關注到當中的問題,如網上欺凌、言語暴力、WhatsApp群組孤立某人等。這些問題都不在於科技或平台的本質,而是在於兒童未準備好進入網上人數眾多的朋友圈。一般而言,我們可跟60至100人相處,但網絡世界打破了這個限制,一下子可接觸成千上萬的人,莫講是群性發展中的兒童,就算是成年人,也未必準備好。Oculus Quest 2、Vive或Valve Index等受歡迎的VR,目前仍未有家長監護功能,除了無法阻擋18+成人內容外,其他不良信息,如仇恨、虐待、騷擾及暴力等言論亦無法過濾。即使Meta在使用VR及元宇宙的條款中,已表明不允許13歲以下兒童創立帳號,但所謂的內容監控,也只是收到舉報後,才把有問題的帳戶封鎖。大家真的有信心讓兒童戴上只有他才看到畫面的VR頭盔,任由他獨自參與所有互動及對話嗎? 元宇宙處於剛起步的概念階段,這個技術確可為人類創造更加多新價值,但我認為,現階段並不適合13歲以下、心智未成熟的兒童使用。作為父母及教育工作者,我們必須引導孩子認清科技發展的好處,以及沉溺虛擬世界的弊端,這樣才能為下一代帶來更美好的將來。 文:朱子穎(德萃幼稚園部及小學部總校長)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轉載自:2022-02-15《明報》專欄 反對兒童以沉浸式VR進入元宇宙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