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a News

如果你是家長,收到學校通知說子女在考試時「出貓」作弊,你一定很擔心,因為這是學生在考試時所犯最嚴重的不當行為,亦有可能導致失去考試所有分數等相應懲罰,只是幻想一下,也感到無比憂心。 當然這篇文章的目的並不是鼓勵或者贊同「出貓」這種行為,但細心想想,學生作弊可能有很多原因。 當然,假如那次考試是呈分試或公開考試,又或是在資源分配極度緊張下,須爭取最好成績而設的考試。在這個極緊張及大壓力下的考試,學生若自己選擇以不誠實的方法來獲取答題,以求得到更高的分數,這是絶對不容許的行為。 然而在小學裏,我遇過最多作弊情況是小一學生,參加人生的第一次考試。他們根本不知道考試時不可與人傾談,不可翻書,要收拾好個人枱面物品等,因為不懂得或不明白規則而犯下所謂「作弊」之錯。 當然後者這種因未有考試經驗的作弊,我們未必需要因「公平」之理由來讉責孩子或者在試卷扣分,讓學生得到懲罰應該不是重點,反而是需要向他門講解相關考試的規則,避免下次再犯而已。 但是,如果大家用另一角度去看這些小一孩子的行為就變得相當有趣:一個小一學生未明考試規則,遇到困難,自己想出解決方法,這不就是我們經常掛於口邊說,職場工作所需的解難能力嗎? 現實工作的世界,你我都知道,好同事不是只懂搬字過紙,執行指示任務的人。在職場上,我們往往希望同事在遇到困難時,能夠自己想辦法解決。當他們解決不來,就會嘗試上網搜尋資料、找人協助等來完成工作。 如果時間緊迫,他們可能會自行加班,憑自己的熱誠和誠意多花時間將工作計劃做好。而最有趣的地方是,我們很希望工作伙伴能多準備兩至三個計劃方案,讓我們能選擇最好的來完成任務。上述都是在職場上,希望擁有的解難能力。 但試想,你去找其他人協助找出答案;遇到時間不足,自己憑着一股熱誠加班工作,或者是預備多於一個的答案來應付實際需要,這些不正正就是在考試時「出貓」作弊的行為嗎?因為你不懂,你翻書找答案;你夠鐘交卷,又仍然作答,甚至是在答案橫線上寫上多於一個答案,期望當中一個是正確的,這些就是考試作弊行為。 那究竟我們今天在訓練學生應付學校裏的考試,是想訓練孩子們在考試規則裏生存,還是真正培養他們一種能面對未來的解決能力呢? 轉載自:2018-11-19《Sunday Kiss》是出貓?還是有解難能力?
Read more
小朋友為他們的「喵喵民宿」這項目設計了海報,標誌及標語。 喵喵民宿(Cat Airbnb)是一所供給流浪貓的科技環保民宿。學生最初有這個概念是因為山竹吹襲香港導致城市被嚴重破壞,小朋友擔心流浪貓有生命危險所以決定為牠們建造一所民宿 – 喵喵民宿(Cat Airbnb)。 這所民宿裡有特別設施, 如太陽能板供電給自動飼料器,,屋內也有自動濾水器 – 它收集雨水後,會過濾作飲用水。這所喵喵民宿不但給予流浪貓一個居所, 同時也帶出了保護動物這個訊息。 為了學生們能夠多點了解貓的需要和習性, 能夠設計一所適合貓的住所, 所以我們邀請了其中一位學生的媽媽 ( 家中也有養貓) 給予學生們講解一些關於貓的喜好厭惡,同時學生在問答環節十分踴躍地發問。 Pet Line 裡的店員為學生們介紹貓的日常用品 – 如食糧, 貓砂, 玩具等等。 學生在店裡四處探索一些適合建造貓 屋的物料及貓屋內應有的物品。 設計部份, 學生們由brainstorm 開始去構思貓屋的設計。及後上網搜集資料,再根據所得的結果再修改設計。 學生們在設計貓屋的過程中, 學會了因應貓的不同需要, 季節與環保物料的特性改良過數次, 過程中他們不但對 貓認識多了而且明白何謂好的設計。 貓屋的設計草圖 – 屋外有太陽能板供電給自動飼料器及自動濾水器, 而屋內被分為四部份: 玩具室、睡房 、洗手間和飯廳,整間貓屋的所有物品全都是用環保物料建造而成,例如循環再用二手衣物和紙皮箱,作玩具 和睡床、貓的跳板是用紅酒箱的木板造成,和屋外用竹棚建造而成。   轉載自:2018-11-19《香港01》德萃小學為流浪猫設喵喵民宿  
Read more
【小創夢家】由社會創新項目 DreamStarter 主辦的《第三屆DreamStarter兒童夢想募資日》,於11月9、10日一連兩日在數碼港全天候廣場舉行。活動中,除了有合計共3000名本地師生共同發起200個夢想項目外,世界紀錄協會將同場宣布兩天活動列入「世界最大型18歲以下兒童夢想募資日」世界紀錄。 社會各界 支持兒童創 首日主禮嘉賓由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副局長陳百里博士 、GoGoVan產品管理總監 陳啟進先生、數碼港電競及青年團隊高級經理梁德明先生、DreamStarter 「啟夢者計劃」行政總裁黃嘉敏小姐及聯合創辦人黃岳永教授擔任;翌日的開幕典禮將邀請到MinorMynas 13歲創辦人兼CEO 葉礽僖小姐(Hillary)、Toast Communications 創辦人及CEO徐緣先生及GoGoVan聯合創辦人林凱源先生接力主禮。 今屆「DreamStarter兒童夢想募資日」參與學校由去年5間增至11間,合計共3000名師生共同發起近200個夢想項目。 DreamStarter 「啟夢者計劃」共同創辦人兼行政總裁黃嘉敏小姐表示,今年DreamStarter計劃加入聯合國為未來世界訂立的17個可持續發展目標(SDGs)的元素,啟發學生為共創永續社會定下夢想。 是次活動,更是本港、以至全球同類型活動的先河!11間學校6歲至17歲的學生,共同締造了「世界最大型18歲以下兒童夢想募資日」的世界紀錄。 本年度參與的中學及小學包括:天主教柏德學校、香海正覺蓮社佛教陳式宏學校、香港浸信會聯會小學、浸信會天虹小學、基督教聖約教會堅樂第二小學、救世軍林拔中紀念學校、匯基書院(東九龍)、新界婦孺福利會基督教銘恩小學、聖保羅書院、德萃小學、漢師德萃學校。 德萃小學 #HOHOVAN #好好玩 學生認為學校因地理環境問題, 於某些資源上有所欠缺, 故提出共享健康食品, 共享髪廊, 圖書站, 流動售賣點等等見議, 最後歸納出的項目是以Pop-up shop(流動Van)形式服務大埔區市民。 藝人曹永廉的兒子曹保熙(10歲),亦是 #HOHOVAN的一員,所以爸爸即使未能現身,也有拍片支持。 香海正覺蓮社佛教陳式宏學校  式宏樽蓋藝術廊 「廢物」一向是不起眼的東西,給人骯髒的感覺,但其實只要大家多觀察、多發現,就會見到「廢物」中的不同美麗色彩。我們組將以不能回收的膠樽蓋為主要材料,創作一系列的樽蓋壁畫,為學校帶來一條有環保教育意義的藝術廊,希望藉此宣揚大家的環保心,本來「唔要」、「Dirty」的廢物也能成為「美麗」、「吸引」的無價藝術作品。 天主教柏德學校 一杖在手 一杖在手 長者樂無憂 「一杖在手」小組將會設計一件附有功能的拐杖工具,例如在上面加上棋盤、救命鐘或收音機等,令長者可以手持一枝富娛樂性的拐杖。小組學員正尋找更多接觸和了解長者的機會,以完善拐杖的設計。 基督教聖約教會堅樂第二小學 廢物重生 香港棄置塑膠量不論上升,已直達每年最少80萬公噸;然而回收量卻一直下降。膠樽一定是廢物 ??? 未必 ! 就讓我們給膠樽一個重生的機會,讓它們再次變得有價值。 參與計劃的同學,要學習「設計思維」(Design Thinking),從希望幫助的對象「需要」出發,尋求創新的夢想方案,學生除關注環保減廢及老人問題外,亦提出不少颶風災害的善後及為同學、父母、教師或弱勢社群謀福祉的夢想,例如今年就有學生想到將塌樹木材製成傢俬用具來幫助貧窮人士、為老人製作尿布探測器,以及關注香港人壓力大的問題而自畫繪本介紹發洩情緒的方法等。 募資日的兩天活動,近200個夢想組別會有3分鐘的上台時間,在Startup Pitching 
Read more
經常有人問我究竟當學校校長最困難、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我經常說不是回應家長訴求及面對老師,亦非幫學校尋找資源或提升學校的知名度,校長最難的工作是怎樣做到「平衡」,作一個天秤去量稱不同的持份者,包括老師、家長及學生不同的意見。 當一個校長,經常要跟教職員通過校務會議、科務會議或閒談中了解及聽取老師眾多的意見。老師總因着工作上的掣肘、時間有限或資源分配等等,提出許多要求。處理老師不同意見,對校長而言,並非最難。畢竟,學校的架構上無論怎樣改變或更新,校長在管理層的頂部,很容易處理有關不同意見或資源上的分配。 平衡家長想法最困難 校長最困難的地方,其實是要平衡家長的想法。當每天站在學校門前,與600多個來自不同背景家庭、不同看法及不同世界觀的家長,為着他們所愛、所關心的子女角度出發,與校方爭取及表達意見時,每個家庭大多是將自己孩子的情感及喜惡放在首位,專注了孩子短暫個人成就及優缺點上。這個時候,作為一個校長,如果只是站着做一個Yes Man,來者不拒,任何家長的意見我們都遵從,這是最容易的處理手法。因為Say Yes可以最快停止家長的要求,最快讓自己可以返回校長室,繼續自己案頭的工作。但為什麼這是最可怕呢?因為這等同放棄自己所持守的教育價值。 一份對教育的「堅持」 就舉一個最新的例子來說,新加坡政府剛剛宣布一個新政策:從2019學年開始,取消小二的年終試、小一和小二平日的所有考試測驗及中一生的年中考試。而2021年底前,也陸續取消小三、小五和中三的年中考試。有關政策指是經深入研究後,證實可減輕學生的考試壓力,減少考試導向的重要及優化教育成效。如果這些教育政策在香港推行,或落實於香港的學校,估計會遇到很多教師及家長的反對聲音,我認為最困難的,就是一份對教育的「堅持」。 盧梭在1762年《愛彌兒》早已描述這個Say Yes的狀態:「我們對童年一無所知,而也正因為我們對它的錯誤認知,我們愈受教育,我們就愈偏離正軌。」 若真正愛我們下一代、真正為香港發展好的話,究竟教育是要停留於今日着重學生的操練及成績,單一以公開試成績來判斷一個人的價值?還是我們要跨一步,預備我們的孩子,使香港能面對未來的挑戰,面對一個未知的世界?跟家長及教師Say Yes很容易,但作為校長,更應該堅持發展下一代教育的真正需要,提升學生的軟實力,包括溝通、協作、創意、公民義務及建立關愛的心,讓教育改變未來。 作者簡介:一直致力實踐教育創新,當過浸信會天虹小學「白武士」5年,把它從殺校邊緣挽救回來,成為教育界佳話。教學網誌:FB.com/mrchuclassroom 文﹕朱子穎(德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 轉載自:2018-10-16《明報》專欄:校長當Yes Man容易,但最可怕
Read more
  DreamStarter啟夢者計劃, 透過提高公眾關注, 共享資源, 經驗分享, 以及眾籌等方式, 從小培養學生運用創新思維為社區帶來改變, 從中學習企業家精神, 凡事懷着信心解決問題, 迎接未來的挑戰, 學生在老師協助下一起共同完成整年的「發夢」旅程 過程中學生會走入社區, 從身邊事物出發, 了解不同環境及文化, 從而為自己關心的群組或事情制定一個夢想計劃, 嘗試為社區及生活帶來新改變。 同學們第一次探訪劏車場,非常興奮。(德萃小學圖片) 德萃小學的「HOHO VAN 好好玩」組學生經過一番討論, 認為學校因地理環境問題, 於某些資源上有所欠缺, 故提出共享健康食品, 共享髪廊, 圖書站, 流動售賣點等等見議, 最後歸納出的項目是以Pop-up shop(流動商店)形式服務大埔區市民。要完成是次計劃, 學生首先要解決的問題是, 流動店舖由何而來?店舖以什麼作為原型? 又要怎樣打造出來? 同學們正在瞭解訪問劏車師傅。(德萃小學圖片) 經過商討, 第一步是要建立一間流動商店, 形式可能是一架舊貨van。 那如何能覓得一架「舊車」回來? 學生們於十月初,由Daniel姚棟材老師和Jan黃浩斌老師帶領, 親身去到元朗錦田一些劏車場, 講解自己的計劃, 希望有劏車場老闆願意捐出一架舊車作為流動商店的基座, 學生於錦田一帶逐家逐戶走訪詢問, 問過多間車場場主, 當然有的拒絕了, 有的稱沒時間幫忙, 但有些出乎意料的是,對於這個看似不可能的要求,車場主人大多都友善親和地答覆, 即使未能幫忙, 亦替學生加油打氣,充滿人情味, 得到精神上的支持,學生們未有氣餒, 繼續懷著希望尋訪,終於有一間車房表示願意幫忙,只可惜暫時未有合適舊車相贈, 但他們願意教導學生怎樣改裝車輛,怎樣焊接車身等等, 
Read more
  第一次遇上Jan(黃浩斌),是在深水埗基隆街,當時,我跟著年輕金像導演學習,他就深宵出動,為好友的微電影作品拍宣傳照。大家曾經在同一家電視台工作,一談起,份外投契。在加拿大University of Regina 主修電影,Jan返港後跑去大台當上綜藝科助理編導,接著在小學擔任過校園電視台總監、開過公司做過老闆,當過小學教師、再跳到大專任教。兒子今年四歲,作為爸爸,他擁有一顆單純的童心。在一次分享會遇上和他教育理念相近的朱子穎校長,欣賞之餘,更立定意願放下大專教席跟朱校追夢。九月起,輾轉來到私立學校德萃小學,擔任視藝科老師兼四年級班主任。 「這些科(視藝科)師奶才喜歡教?這些閒科?但我不是這樣想,我想專科專教,你出街穿衣去商場,都和視藝有關。(你覺你讀那一科,對你現在教學上,除了之前你做過校園電視總監,覺得這裡如何發揮到?) 最重要是視覺元素方面,可以幫到我對一些畫面的理解,包括是構圖或者顏色方面的知識。」 在某小學當校園電視台總監的日子,經常與常額老師合作,本身擁有大學學位,思量過後,決定用兩年時間夜間進修,轉型成為全職小學教師。在教育路奔馳之際,機緣遇上當時的天虹小學朱子穎校長。 「話說數年前我在小學工作時,要出去分享,見到朱校長很有型,他又是做分享,很欣賞他,之後都會留言看他的動向。包括他的理念。他有很多計劃,在香港教育界之中,不是很多人願意這樣嘗試。我之前寄了一封信去他的舊校天虹,我看報紙才知道,原來他會去大埔。於是我鼓起勇氣去問朱校長。(打給他還是WhatsApp?)是facebook 訊息,跟他說我寄了一份CV去天虹,但我想去德萃,要寄多一次嗎?他說不用了,數天之後就收到電話去面試 。」 能夠遇上自己欣賞的教育工作者,一起為未知的前路打拼,少點信心是不行的。Jan明言,見到學生每次上課都掛著笑容,不會因學習而感到大壓力,已覺滿足。才開課不夠一個月,他已對一些學生的進度瞭如指掌。上堂時的互動、對個別小朋友的反應,他都看重。 同樣在電視台出身的德萃小學老師伍少寶,在大學亦是主修電影。這位雙職媽媽,現擔任圖書館主任與小一班主任。過往工作歷練多,豐富人生之餘,對學生的一言一行、情感表達更上心。 「我一入行是做編劇的,然後我在傳媒做了超過十年。我做編輯,雜誌或者是編書。最大的幫助是甚麼?我想是對一些故事,或者是人會比較敏感。我來到這裡,管圖書館的事,都是有關閱讀,我之前有六年時間去做一個故事人,推動繪本文化,都有類同的情況,就是如何用繪本、閱讀走入人的心靈。雖然這裡剛開學不久,我經歷了六場故事,跟學生互動的工作坊,有兩個片段我特別深刻,其中一個是關於小雞不想長大。其中一個同學出來分享,我問你家中有甚麼人,你是否一個哥哥?但他一數數了七至八個哥哥姐姐,但都不是親生,我就會開始想他的成長是如何呢?傾談只是其中一個,對我來說,故事,我這麼多年來做推動,更加重要是聆聽。聽得到,我們才有對話,才明白。」 德萃小學的特色之一,就是很多東西都很自由,暫時早上有個圖書早會,每日都可以閱讀半小時,未來將會每日有一個多小時的早會圖書時間,老師一邊講解,一邊一些互動,未知成效,但這麼有新意,小朋友應該會喜歡。 德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朱子穎的教育理念跳脫,追隨他的老師不單在香港,更來自世界多個角落。(你的吸引力,不知為什麼,可以吸引到外國,本地認識你也不奇怪,連外國,閒談你是說叙利亞又有、肯尼亞又有,你是甚樣找到他們?) 「尤其是他香港做 NET Teacher學校,發覺我明明想做一個老師,他在學校就好像一個花瓶,總之學校有外國人教過我英文便可,那他實踐不到教育的改變。他們覺得(這裡)有一樣東西能夠吸引到他們就是,我們比較倡議的學習目標,一般學校的學習目標就是他學到多語文,幾多點子等等。但我們的學習目標是,把小朋友帶去,處理人類永續目標,這才是為這個世界增值的東西。 」 家長為子女選擇學校,師資是其中重要考慮。朱子穎總校長強調,他們的團隊不是一般教師這樣簡單。「他可能經歷了做過不同的義工,第二種職業,第二種想法,第二種社會運動的想法,當他用其他身分帶入來學校,學生學的就是1加1……。」 作者:李家文,前新聞記者,育有一名兒子。Kaman透過走訪不同的人,與大家一同學習,如何做一個稱職的家長。     轉載自:2018-09-24《蘋果日報》德萃老師來自各行各業 為甚麼追隨朱子穎?
Read more
在2018的上半年,朱子穎仍是「Happy School」天虹小學的校長;在9月,他便正式在私校德萃小學上任為總校長。 「好多人誤會咗香港嘅課程有問題,其實唔係,而係執行手法有冇與時並進。」朱校長今日以另一個身分繼續推動教育的「革命」:「我想做倡議型教育,真正教育唔係一間學校,我哋好願意分享我哋嘅想法。最終目的係將教育成為工具,改變30年後嘅香港社會。」 攝影:吳鍾坤 朱子穎校長 「開學最大嘅挑戰係,重新認識過所有學生。」朱子穎笑說,新官上任的他並沒有「三把火」,反指中國傳統智慧相當有效:「我就拎住個飯盒,同學生一邊食一邊傾。」 開學之前,德萃的新分校「漢師德萃學校」捲入了偷步收生的風波,當日訪問時,朱校長和負責漢師德萃的馮鑑邦校長表示在8月初時,所需的牌照已到手,並安放在校務處內。而漢師德萃學校的校舍位於旺角的鬧市之中,沒有亮麗的裝潢,也沒有令人驚艷的先進科技,舊有的校舍設計親切得像一間平民學校,卻處處佈滿了校長的心思。「香港最貴嘅資源就係地,好多學校嘅做法就係搵一個好大嘅地方、或者租一個商場嘅地方起學校,但呢個做法(包括地租和建築費)問題係好大部分嘅資源都係來自政府、納稅人,或者佔學費嘅好大部分。」朱校長不禁想問:「係咪一定要咁?」 他認為,香港有很多空置的校舍空間,他們能不能利用創意、新的角度把這些地方「重新復活」,一來可以更善用香港的土地資源,二來把學校資源集中在家長和學生身上,令教學資源更豐富。沿用舊校舍,加點心思和意念,便能把空間變得更靈活有趣。「(亦係)身教畀小朋友睇,一啲有價值嘅事,只要有創意,都可以重新去善用佢。咁都係幾有趣嘅教育。」他說。 +2 開學挑戰:要出現在兩間學校 今年在德萃小學開學,朱校長透露較大的分別就是要平均地出現在大埔和旺角的校舍,時間分配要更慎密。除了一如以往,他會在校門外迎接學生回校上課之外,他心中也有一些想和學生一起做的事。 「漢師德萃嘅設計上,有Sch-brary,將圖書館與學校設計、語文環境結合。當小朋友返學、小息時,都會拎本書出嚟,自然我就好多講故事、分享圖書嘅機會。而喺大埔校舍,有好靚園林景色、好大嘅活動空間,我就諗住同小朋友一齊晨跑、耕種、養魚。」他笑說。 德萃課程非武林秘笈 有人問他:「離開了天虹,可以如何繼續發揮他的影響力?」朱校長答:「說係Dream Starter。」他指,創辦Dream Starter是想在學校推動體驗式學習,只要不同學校採納Dream Starter,便能從中建立校本的體驗式學習課程,繼續影響更多的學校改變經常為人詬病的抄寫課程。 他又說:「我想做嘅係倡議型教育。」很多學校常常採取「武林秘笈」式做法:你要來我的學校,才能體驗我的教育。他說德萃很樂意分享想法和做法,「因為真正嘅教育並非一間學校」。他不想在德萃設立堡壘,反而想集合學校、老師和家長的力量,如其他學校想參考他們的課程,也很樂意與友校分享。最終目的係將教育成為工具,改變30年後嘅香港社會。」他說。 「很多人誤會咗學校咁多抄寫,係詬病於香港課程。其實香港課程係好細致同周密,但執行課程時嘅方法係咪與時並進呢?」朱校長用寫信作為例子解釋,學習如何寫信時措詞有禮謙遜是沒有問題,但在經常使用電郵、通訊軟件的年代,教授時或許可以重新包裝。而他認為,德萃提供了一個很大的自由度,以及該校的團隊由不同國籍、背景的教師組成,更加令課程能糅合各地的文化精祽。 漢師德萃學校校長馮鑑邦(左)。 朱校長又指,本地家長為子女選校時,其實已為他們選擇了未來的升學路,是入讀主流學校或是國際學校,幾乎沒有回頭路。但德萃採用本地課程,可以為學生升中呈分,而語文環境和「Project base」、「Problem base」的教學方式則貼近國際學校,如家長認同德萃,更可以選擇未來開設的德萃中學。 「與問題相處越耐,智慧便能因此而生。」馮鑑邦校長補充說,很多學校在課程、評估和功課政策上「三權分立」,而他們正致力做到「教評合一」,例如讓學生用想用的方式表達。「曾有學生提出想再次Present,我哋傾咗好耐可唔可行,始終對老師係額外嘅工作量。但當時7位老師一致贊成,教育就係希望培養學生嘅主動性。」他期望學校能提供一個「用以致學」的環境,鼓勵學生緊抱積極的學習態度。 轉載自:2018-09-19《香港01》從天虹走進德萃 朱子穎:想做倡議型教育
Read more
試回答以下兩個問題: 1. 全球低收入國家中,完成小學畢業的女孩百分比佔多少? A. 20% B. 40% C. 60% 2. 全球一歲以下已接種疫苗的兒童的百分比佔多少? A. 20% B. 50% C. 80% 大家不要搜尋資料,你的答案是怎樣呢? 根據世衛及聯合國資料,答案如下:全球低收入國家中,有60%的女孩子已經接受小學教育;全球80%一歲以下的兒童已經接種疫苗。 不知你選擇了哪個答案,又會否覺得疑惑:這個世界的貧富懸殊不是很嚴重嗎?不是很多非洲兒童因飢餓而脹起肚子,每60秒過去就有很多人死去嗎?不是很多男女不平等的低收入國家,女孩子需要做童工、做兒童媳婦,女孩沒有自由嗎?   美國人只有10%答對第二題…… 我並非在談論世界變得和平變得平等的議題,而是想分析我們對這個世界觀感和認知是怎樣的。假如你剛才答錯了,其實並不孤單,因為根據Gapminder Test 2017統計,美國人只有10%答對第二題;瑞典人較好,有11%答對。當然我們並沒有在香港做一次有系統的統計,但我認識有兩個群體,比美國人和瑞典人答得更好。第一個群體是動物園中的黑猩猩,如果你找1000隻猩猩回答這兩個問題,牠們答中的機率應該是33.3333%;另一個群體就是我們的K3學生,他們可能因為喜歡「A」這個英文字,又或者覺得80%的「8」字很有型,所以選有「8」字的答案,那麼答中率也是33.3333%。 世界資訊多 致歸納兩極化 大家細想,我們憑過去對世界的經驗和觀感判斷出來的答案,可能比兒童或黑猩猩的選擇更差,到底是什麼原因?原來人類本身有一種很厲害的本能,在其他動物界別中都找不到,這就是「歸納」的能力,我們能夠透過觀察世界事物,分析不同的數據,整合資料後,快速地對「相同模式」的分析作出有效歸納,幫助我們更快速作出決定。   學歷愈高,上網愈多資料,對資訊的掌握更加牢固時,反而直覺出現兩極化,甚至更無知。 然而,當這個世界資訊愈多,我們學歷愈高,上網瀏覽愈多資料,對資訊的掌握更加牢固時,反而導致我們天賦的歸納直覺出現兩極化,甚至變得更加無知。 網上資訊放大恐懼 造成這種情况可歸納成兩種原因:第一、現在的資訊澎湃,我們極容易從電視媒體或網上KOL中接收偏見的資訊。這些資訊總會放大某些恐懼,刻意放大一些可令人渴望追看下去的元素,投射出一些「世界變得更差」、「再不努力做好,世界會完結」、「飲咖啡可以致癌」、「飲咖啡又可美顏」的現象;第二、來自我們的教育。我們的教育是由上一代的老師,按他們兒時的學習方法,將他們的世界觀描述給學生。然而,我們的教育如果只是約定俗成,純粹把紙本知識傳授給學生,結果紙本知識由印刷到成書,再到學生記憶學習時,已經過時了。 今年超過5.8萬個K3學生家長,正在惆悵為自己子女選擇升讀哪所合適小學。試細心想想,如果只單靠媒體或直覺歸納該校是否適合子女的話,你的選擇會否比黑猩猩的33.3333%選擇更好呢? ■文:朱子穎(德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   轉載自:2018-09-18《明報》專欄:黑猩猩為孩子選校 可能比你更好?
Read more
有的家長朋友不想子女太辛苦,認為傳統名校功課多學術要求高,決定要為子女找間Happy School。多家傳媒曾經形容朱子穎校長成功把Happy School理念引入浸信會天虹小學,9月新學年,這位年輕教育工作者投身到私立學校,成為德萃小學及漢師德萃學校總校長。他帶著我了解旺角校舍,由大禮堂變身成圖書館兩用開始談起。在新環境,Happy School 有新定義嗎? 「Happy School這個形容,有人說是我舊學校帶來,我再重申,我是不覺得要有happy school的定義,因為學習本身是學習,是不需要特別標明,例如我見過一本最開心的功課是甚麼,叫快樂做補充和快樂閱讀理解,是不是有了這個名字,件事就會快樂,或者本質令件事更加虛偽呢?」 香港目前有些學校為了令學生有更大彈性學習,參加了DreamStarter 課程,包括早前介紹過有培道小學,原來這項目創辦人正正是朱子穎校長。「每日飯後,就是由小朋友自己決定學甚麼,連星期一及星期五,他們可以自己選擇一些興趣班,多元智能的課,你自己學,二、三、四就學DreamStarter的課程,很簡單就是由小朋友告訴我們,他見到一個社會問題,你自己學一個方法去解決。」 由津貼小學跳進私立學校,光環不再?他看重的似乎不是批評,更多是找緊機會將自己認為理想的教育理念再推展,由香港的私立學校起步,一步步推向國際。然而,最低限度一個月學費數千元,幫到幾多人? 「之前我在津貼學校,我很清楚就是納稅人給予我的職能就是讓我去照顧,當時津貼學校那500至600個學生,那是我的工作,但當你的想法想接觸到第700個人的時候,已經是我的框架極限,我不應去處理其他框架。 當去到私立學校,我的想法很簡單,我們是一種倡議型的教育,由設計到加入的老師團隊,已準備好影響第700個學生。我不需要全香港100%的家長都要認同我的理念和想法我才行,反而我有足夠的家長有同一種理念走在一起,反而創造了一種提案,更加能影響到其他往後想要這種學習方法的人。」 若是學術研究,說理念當然好,但到實際操作,很多家長就會問,究竟德萃是行IB課程,或國際學校?還是行本地課程,銜接到外邊,銜接到中學的嗎? 「小朋友五歲時,家長就會為他們選一間小學,讀完後,其實你已經為他選了一條路。但其實五歲的小朋友,我們其實不太知他未來的發展將會是如何。所以德萃有一個特色,就是行本地課程,本地課程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清單,即是說幾多歲要做甚麼,我們有這張清單,同時間我們學習的方法是基於發問、基於做計劃,糅合其他國家不同學習文化的一種方法。」 將來要派位,要交呈分試,哪怎樣不去操呢?朱校長很自信,眼神堅定,認為行本地課程,不等於沒有彈性。「其實呈分試的制度設計得好的地方是,他會把你小朋友由第一名,排到最後位置,排一條隊,然後按你的Banding,再派去不同的中學,其實你比較的是你自己的同學。我們更加重視的就是第二種功能,就是促進學習。我舉多一個例子,我發現我的小朋友好像近視,我明天帶他去驗眼,將驗眼的課程比喻為考試,你就知道,你明天驗眼了,我們先練習一次,首先記住,你不用看到,這是E,這是反轉的E,背了吧。明天去到視光師,視光師見你答對了,你真是很好,有100分,你回家沒有眼鏡,這是否幫到你的學習呢?」 在德萃,朱子穎校長表示創作了一種很寬闊的學習平台,讓家長可以就著小朋友發展做選擇。「去到四、五年班你會見到,原來我的小朋友適合國際學校,而我們已為你預備好。如果你覺得德萃的方法,糅合的方法適合你,你可以考慮我們2020年打算開辦的中學。」至於中學校舍,他初步瞄準了被殺校的中學,已經在開展討論合作,務求盡快促成其事。 和朱子穎才初次見面,這教育工作者的確有個人魅力、有遠見,聽他對未來教育發展的藍圖,又禁不住追問。「(我聽下去,有小小概念股,試下吧,其實也不知道,不過根據你的往績是可信。國際學校你轉到,傳統學校又轉得到,直升又轉到,是否真的做到?)的而且確,你可以去一間公司是Startup,很自由,很寬闊,很信任你的一個地方,那你就可以自由發揮,但同樣地你可能去了一個大企業,很多架構,但亦有可能我去創業,我不停接受挑戰。Debriefing比過程重要。在人生就會經歷這些,你如何面對呢?其實我幾欣賞德國人或者以色列的教育制度,他們讓你在中間有很多選擇,如以色列的學制,去到大一不讓你選科,要先做實習,實習完要有成熟度才可以選你的科目。」 家長為兒女選擇的學校,有津貼、直資或者私立的學校。有個別家長,原本子女讀天虹小學,為了追隨朱校長,都轉了來這新環境。在這兒讀書,每個月要交6000多元的學費,硬件未必是最吸引的地方,最重要軟件方面,包括老師和領導團隊。 如果有人願意帶領小朋友,在香港的教育制度,真的能夠衝出困境,愉快學習之餘,亦獲得他們所需,真是功德無量。 作者:李家文,前新聞記者,育有一名兒子。Kaman透過走訪不同的人,與大家一同學習,如何做一個稱職的家長。 轉載自:2018-09-17《蘋果日報》不再說happy school 由天虹到德萃的朱子穎概念 
Read more
天虹小學前校長朱子穎(下稱朱校長)在今年3月宣布辭職,及後宣布會擔任德萃小學總校長,引來教育界熱議。他曾是天虹小學的白武士,將天虹從殺校邊緣,變身成為東九龍炙手可熱、大受家長歡迎的學校。現在,來到德萃小學(下稱德萃),他又如何領導這間只成立了短短兩年的小學,繼續他的教育夢呢?德萃會否成為另一間天虹小學? 本地課程國際教法  升中出路更廣 德萃採英普教法,以普通話教授中文、常識,其餘科目如數學、科學、音樂等則以英文教授,模式看似國際化,但卻行本地課程。漢師德萃學校馮鑑邦校長(下稱馮校長)指:「我們的校本課程糅合了3種課程的精髓,包括國際課程IPC、IB的PYP課程和本地課程。我們一方面認為本地課程有它的可取之處,另一方面卻希望在課程中加入 inquiry-based learning(探究式學習)。」令課程變得國際化,務求為孩子帶來最好。 「換句話說,我們的小朋友在5年級會參加呈分試派位,往後便可選擇升讀其他本地中學、德萃中學部或國際學校。」朱校長解釋這個定位是源於給孩子更多選擇:「很多時父母需要在孩子6歲讀小學甚至更小的時候,選擇升讀國際學校或傳統學校。德萃可以給孩子和爸媽多點時間,去到5年級時再考慮自己的將來的升學路。」 德萃4-6年級都是行電子書包班,學校每年都會檢討這個政策。對於有家長認為這些電子奶嘴對孩子的整體多少會有影響,朱校長則言:「我們不會全堂課都望着電子儀器,對眼睛等的影響其實沒有想像中的深。家長不能只看電子儀器的壞處而忽視它 的功用,只要好好運用,電子課本的好處不比實體課本少,至少孩子的書包,不再像石頭那般重。」   至於課程設計,馮校長指今年和明年都會是6堂課,兩年後會由6堂變成4堂,4堂課中會平均涵蓋中英數常、科學、音樂、編程等課程。4堂都會安排在早上,下午則是Dream starter和OLE課程。德萃引入17個聯合國目標如女性平等、食水資源等社會問題,成為探究框架,讓小朋友用小眼睛宏觀看世界。即使一年級的孩子,也可以嘗試解決世界性問題,用自己的同理心去體驗這個問題。 每一個學生都是獨立珍貴的,朱校長認為每一個學生都有為社會帶來改變,相信自己就是改變世界的下一個小朋友。 考試不是求分數 學校Present有take two  德萃一年有兩次評估,與其他學校不同,德萃在評估前一個月設有家長日,令家長可以在評估前一個月了解孩子的學習狀況。朱校長指:「德萃的評估是訓練孩子的競爭力,這個競爭力不是要和別的同學競爭,而是通過評估,去裝備自己,將來有能力服務社會,解決30年後的問題。」 在朱校長眼中,很多時學校和父母會限制了孩子的學習範圍,令到學習只為預備考試。他最希望推行的,是不溫習默書和不溫習考試,「考試的分數不是用來比較,而是反映孩子的學習進度,考試的意義亦然,這樣才知道孩子到底吸收了多少。」 另外,平日亦有恆常評估(約一個單元一次),學校會讓學生自由選擇如影片、話劇等呈現方式。馮校長提到,學校會給予學生第二次的發表機會,「我們很著重學生精益求精的態度,如果學生在發表後,聽到其他同學分享,希望提出新的想法,他可以再次發表。」只要孩子有此想法,絕對會給予機會發揮。 老師個個18般武藝 學生用以致學才是正道 「學以致用」聽得多,馮校長認為「用以致學」才重要,「由學生自己主導,自己找尋答案和幫助,這樣的學習才深刻有用。」 例如在學校的圖書牆,不時會有書本從書牆掉下,有學生向老師反映這個問題,德萃老師不會找師傅來修理,而是問學生會怎樣解決這個問題。有學生提議用繩、魚絲等擋住書本下半部,或加魔術貼在圖書背後,讓圖書牢牢地放在書牆上。老師會讚揚學生的提議,給予信心,甚至讓他們親作嘗試。 老師在德萃的角色,就像愛因斯坦名言:「我從不教我的學生,我只試圖提供能讓他們學習的條件。(I never teach my pupils, I only attempt to provide the conditions in which they can learn)用學習上的硬件,激發學生對學習的熱情。」 德萃共有52位來自世界各地的老師,朱校長用了半年時間去招集他的團隊。「我們老師對教育的看法是一致的,但他們其實個個臥虎藏龍。」原來不少老師有雙重身分,例如馮校長是作曲人,有的老師是youtuber,有的懂5國語言,有的曾到敘利亞當義工。朱校長非常欣賞他的團隊:「老師很容易被定義只在課室教授知識,其實多種身分反令我們的教學更加多元。」 與一般學校不同,教員室的設計不是用隔板分開每位老師的工作桌,而是採用open office的設計。「一間學校最重要不止硬件,還有軟件。小朋友一天對得最多時間就是老師,因此有優質的課程,更需要優質實踐課程的人。」在此開放式設計,老師不再自顧自工作,而是能多溝通交流,一起構思課程。 禮堂化身圖書館  環境是孩子第三位老師 德萃小學有兩間校舍:大埔德萃小學和漢師德萃學校(旺角)。兩所校舍在課程、時間表、校歷表等運作上,都是一致的,只是上課地點不同,家長可跟意願選擇。例如一年級,會有4班在大埔,4班在漢師。兩校老師會利用通訊軟件溝通,作備課安排。 朱校長指兩校最大的不同是環境:「我們很相信『第三位老師』這個信念。第一位老師就是課室老師,第二位老師就是同輩之間,第三位老師,就是學習的環境。我們相信環境設計會影響學生學習,例如在漢師這裏,我們整間學校以圖書為主題,將學校結合圖書館;大埔那邊是樹林,有草地有足球場,希望學生從學校設施學習永續發展這個概念。」 即使漢師校舍已有70年歷史,朱校長仍然花盡心機和創意重新執修。問到為何不拆卸重建,朱校長坦言:「重新建築的費用都是由學費、甚至納稅人的金錢去繳付,既然這個校舍已經存在這麼久,為何不好好利用每個地方,令資源集中在學與教,讓小朋友學得更多?」   走入學校,你會發現由入口開始,校園每個角落都好像置身於圖書館一樣。「這間學校其實是「school-brary」,我們寧願書被揭爛,都好過吽爛。」學生可以上講台借書,他們坐下休息地方就是書架,甚至有學生曾跟校長說他今天看了39本書,馮校長肯定地說:「這就是隨手能閱讀的好處,閱讀能增加知識的機會。」 「莫道你在選擇人,人亦能選擇你」 德萃將在10月27及11月3日舉行面試,馮校長表示希望在面試中,看到小朋友願意表達自己,幫助別人和不怕失敗,這都是理想中的德萃孩子特質。不過他也認為在面試過程中,並非只有學校在選擇學生,「面試過程好像是學校選學生,其實同時也是學生選學校,因此我們希望尋找一些和學校意念相同的家長。」 例如,馮校長提到希望爸媽不要參與孩子的功課,「我們學校有個「No 
Read more